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金珠玛米——”


1995年秋天,我去苏州看我的好友马容。我和她是在拉萨认识的。以前我从没想过她为什么会去拉萨,而且会在拉萨一住就是三年。为什么呢?就因为喜欢画画吗?或者喜欢包括画画在内的某种生活方式?要知道,西藏这片土地对广大的艺术工作者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所以许多人不远万里从内地奔赴青藏高原,万水千山只等闲。当然那已是多年前的盛况。如今迢迢长路上奔走着的更多是广大的体力劳动大军,男人叫做包工队,女人叫做猫,他们络绎不绝,吃苦耐劳,共同组成了被拉萨人戏称的十九军,以别于当年挺进西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也就是从此著称于世的金珠玛米。1950年,我的父亲刚满十三岁就光荣地成为其中一员。

话扯远了。其实我要说的是,在那年的秋天,我和已经离开拉萨的马容久别重逢,然后我们一起去上海玩了两天,还去见了一个做记者的朋友,他刚从西藏旅行回来,手腕上很显眼地套着一串颗颗硕大的黑念珠。当晚,做记者的朋友把我们带到一个舞场去蹦迪,我和马容都不会蹦周围多如牛毛的少男少女们的那种迪,但音乐是那么地打击心脏,灯光是那么地刺激神经,还有啤酒,一瓶喝完就快昏了头,于是我和马容突然跳起了踢踏舞,那是我们曾经在拉萨的婚礼上和一群衣着华丽的康巴围成一圈,跟着他们一起甩手踢脚学会的。想不到踢踏舞很适合蹦迪。而且很快就风靡了整个舞场,不知不觉,我和马容竟成了中心。

夜半三更时我们走在上海这座不夜城的大街上余兴未了,不知是谁开头,我们开始大声地争先恐后地背诵起儿时的歌谣:——妖精妖怪,酥油炒菜,你是妖精,我是妖怪。我的这段别出心裁的儿歌显然占据了风头,向来甘当我的跟屁虫的马容马上摇头晃脑地跟着念起来。做记者的朋友沉默了一下,突然跳到我们跟前双手一展,做了一个敞开胸怀的姿势,接着啊的一声长啸,一段再熟悉不过的旋律冲口而出:金珠玛米——,但他故意不唱下去,把一个米拖得老长,我和马容心领神会似地赶紧补充上去:——亚古嘟!

不。不。不是这样的。做记者的朋友断然否定说。“我从拉萨去日喀则的时候,我搭的公共汽车上有一些藏族老百姓,他们一路上都在没完没了地唱歌,唱得好听极了,简直迷住了我。我恐怕是整个车上惟一一个有兴致的听众。其中有一个藏族小姑娘干脆坐在我旁边不停地唱着。也不知道她到底唱了多少歌,唱的是些什么意思,快到日喀则时,她突然伏在我的耳朵上,声音很小地唱了一句,不,是半句:金珠玛米——;我一下子笑起来,这不是我们全国人民都分外熟悉的革命歌曲吗?我正想抓住这个终于可以一展我的歌喉的机会,斩钉截铁地接着唱:——亚古嘟,却不料那个小姑娘已经抢先唱了。虽然她耳语一般,犹犹豫豫,却唱出的是——亚古敏嘟!”

“她是这么唱的,金珠玛米——,亚古敏嘟!”

做记者的朋友好玩似的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但在唱到敏时故意低声下气的,像是很害怕的样子。亚古嘟是好的意思。亚古敏嘟是不好的意思。我的心紧缩了一下又一下。深夜,刚被雨水清洗过的大街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闪闪发亮,不时有幽灵一样的车静静地滑过,我彷佛看见父亲那金珠玛米的形象被定格在前方浓重阴影中的高楼大厦之上。我怎能遥对着他也跟着别人唱金珠玛米亚古敏嘟呢?我这个金珠玛米的后代怎能说解放军不好呢?——但是,事实上,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跟着唱到:金珠玛米——亚古敏嘟!而且,我还把声音提得最高。而且,我们后来一直唱的只有这一句,多声部,多变化,就像排练中的合唱团一样。

2001年12月,拉萨

图为网上下载的图片(摄影者不详)。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4.22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7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6条记录访客评论

^_^,我定把你的赞美转告给她!

Post by 唯色 on 2007, February 12, 9: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 多才多艺,复归于朴

Post by 次仁多吉 on 2007, February 12, 9: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_^,^_^,^_^,德吉她,还会说一口标准的成都话呢。

Post by 唯色 on 2007, February 12, 9: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想不到德吉还会跳踢踏舞 *^-^*

Post by 次仁多吉 on 2007, February 12, 9: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热巴人,藏人中不是全部都认为金珠玛米亚古都,但也不是全部都认为金珠玛米亚古敏都,曾经或者说最早,还是有蜜月期的。我在做西藏文革调查时,能够从很多人(有过去的上层人物,也有翻身农奴)那里证明这一点。这是历史,也是事实,不必回避或者掩饰。这恰恰说明了共产党之所以曾经在全球红红火火,确实有它的“合理性”。

Post by 唯色 on 2007, February 12, 8: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热巴人, 她也认为这样。

Post by 希望 on 2007, February 12, 4: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藏族人不是从来认为进驻麻米压古都,那是宣传的哦.德西美多啦?

Post by 热巴人 on 2007, February 12, 3: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呵呵,已经加上引号了。
是啊,是上海人,好朋友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February 11, 1: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观察 > 观察家 > 今日观察
“援藏帮”抬头的背后

安乐业  
近期,《动向》杂志上读过一篇文章,文章中写到:"江泽民黯然去职,「上海帮」便曲终人散,胡锦涛坐上龙庭,「团派」和「西藏帮」就平步青云,他日城头再度变换了大王旗,只要皇位不落到「团派」和「西藏帮」手中,这兩个帮派的結果,想必也不会比今天的上海帮強到哪去。" 文章又进一步透露:

"杨传堂,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正部长級),曾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学忠,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曾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自治区党校校长;陈奎元,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曾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苟天林,光明日报总编辑,曾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部长、党委常委;杨晓渡,上海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曾任西藏自治区副主席、党组成員;刚刚接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春华,在胡锦涛主政西藏期间得胡赏识,从西藏饭店人事部经理一跃成为共青团西藏自治区委員会副书记,从此直上青云。这个名单正在快速的延长 … … "

大家沿着这一道风景线去观察北京政坛时,的确「援藏帮」已成为胡锦涛冲破十七大,巩固手中权力的「团派」以外的又一资源。同时,人们不仅会发问除此之外为何西藏沾边的所谓“援藏官员”突然间平步青云?答案应当从邓小平“隔代指定胡锦涛”说起,虽然“隔代指定胡锦涛”有很多因素,其中,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即解决所谓“进藏难”而实施的策略。所谓“进藏难” 一直以来北京头疼不已的问题,此问题又直接牵涉到北京强化控制西藏的目的。

对此,北京前后采取过许多策略,胡锦涛主政西藏是个划分界线的年代。

从胡锦涛开始,北京以往一直对"进藏干部"给予物质利益的措施提升到物质和权力兼并的利益了。中国文化而言,这个策略符合大部分人想"升官发财"的心理或传统需求,因此,很多官员看来,无论如何"进藏"意味着既能发财又能升官的捷径。哪一位会趋于无动于衷呢?恐怕谁也答不出个所以然。当然,谁想进藏"升官发财",就必须要按着北京的意志去改造西藏,巩固控制。当年胡锦涛西藏主政期间,应用武力镇压"拉萨和平起义"是个能够证明一切的例子,借镇压"拉萨和平起义"逐步坐上龙庭的胡锦涛又成了「援藏帮」攀登财权顶峰的指明灯。

与此同时,所谓"援助西藏项目"或基础设施建设变为直接中国人移居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西藏那区现为浙江和辽宁的援助对象,这两个省在那区建了很多大楼,但是,长期居住的是从浙江和辽宁 移居那区的中国人而并非那区本地人。其余,就可以等量代换了。因此,"援藏"就名副其实地成了"移民"的代名词。

如此巨大的诱惑面前,这帮仅靠制做假象敌人收罗特权的进藏人员成了无法解决西藏问题的关键以及对付弱势群体的手段,他(她)们非常精于利用当地藏人干部推向前台,让藏人干部亲自表演政治闹剧。当然,张庆 黎在所谓"西藏自治区第七次代表大会 "上的以下讲话中使人体会到更深层的内涵及会制造假象敌人的熟练程度。

"——深入开展反分裂斗争,保持了社会局势17年的基本稳定。 坚决贯彻中央确定的反分裂斗争方针,正确分析判断形势,牢牢掌握斗争主动权,揭批达赖集团步步深入,寺庙爱国主义教育不断深化,群众思想教育常抓不懈,基层政权和基层政法建设全面加强,边境地区基础设施和边防建设收效明显,反恐工作机制得到完善,力量得到加强,边境管控力度不断加大,应对突发事件的工作机制进一步健全,对重大危安案件实行了挂牌督办,军警民联防体系日益巩固,五省区联防机制不断完善,涉藏外事外宣工作扎实有效,坚决果断地处置了达赖集团煽动制造的哲蚌寺" 11·24"、甘丹寺" 3· 14"事件,及时召开党员领导干部大会,学习贯彻中央指示精神,统一党内思想认识, 加大反分裂斗争力度,挫败了达赖集团的猖狂进攻,打击了分裂势力的嚣张气焰,巩固了社会局势连续17年保持基本稳定的大好形势。 "

本来"制造矛盾,利用矛盾,取胜矛盾"比较灵活的一门权宜之计,可提升到更高的战略战术层面时,就没有人对人那样的灵活性。它毕竟属于为达到短期目标而采取的计谋,根本就触及不到中国人比较关心的"大局","利益"和"复兴"之类的言词。只是一群人或"已富的部分人"想尽办法延续特权的策略而已。虽然古人说的好,"战胜于疆场不如战胜于朝庭,战胜于朝庭不如战胜于方寸。" 可是,现实告诉人们, 战胜于方寸不如战胜于局限性。

5-02-2007 于印北达萨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Friday, February 09, 2007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Post by dongsai on 2007, February 10, 1: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是上海人记者么?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February 10, 11: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猫,在这里是四川话里的妓女。现在拉萨人也用藏语的“猫”——“习蜜”来称呼妓女。

哦,是的,第二个问题,看来是我忘记打上引号了。的的确确是记者说的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February 10, 3: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阿佳我提两个疑问:
1 “男人叫做包工队,女人叫做猫”    包工队我知道,猫是什么?难道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么?

2 “做记者的朋友断然否定说。”后面的一大段文字,都是记者说的,对不对?是他去日喀则,不是阿佳。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February 9, 7: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照片是今日西藏的写照。金珠玛米从被很多藏人误认为“亚古嘟”却变成今天敢言的“亚古敏嘟”,这也是变化。相信这些变化将会从思想转变成行动的。

Post by 德吉美朵 on 2007, February 9, 6: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这照片是从岗坚霸那里转贴的,确实拍的太好了,尤其是左边第一个士兵的眼色。

嗯,这篇文字其实是其中一段。是我的正在写的书里的,呵呵,基本是类似的风格:)

Post by 唯色 on 2007, February 9, 11: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图文并茂啊,图是《时代》杂志上常见的

阿佳适合写这种文体,这篇好极了,有适当的悬念,含义又深,举重若轻。只是语义解释其实可以省略了,任何加米都猜得出来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February 9, 2: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现在都知道是亚古敏嘟了,阿佳可千万别再唱错了! :)

我在康地进过蹦的的地方,没有蹦,同去的女同学被康巴老师请走了,回来说,感觉太好了,藏族人浑身是舞蹈细胞!后来我们一直笑这件事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February 9, 2: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