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坐火车回拉萨的流水帐(二)

 

1月31日

两人西安下。一人是憨厚的中学老师,想在暑假去拉萨旅游。不时冒出一句:“拉萨海拔多少?”“拉萨夏季的气温多少?”“去拉萨的火车票价多少?”以前不常听普通内地人说要去西藏,现在只要提到西藏,几乎都会说,——哦,现在有火车了,什么时候要去西藏玩一玩。

要在西宁下的是一个脸色苍白、鼻子上有雀斑的女孩。典型的汉族女孩:纤弱,一声不吭,神情里含着戒备。除了发短信,看一本女性生活的读物,就是仿着图样,在一块布上绣蝴蝶。快到西宁时,她听跟我聊天的一对恋人说西藏,惊讶极了,插话说我不像藏人;还说她去过藏人的地方,青海湖,海东,觉得那里的藏人没有文化,而我看上去有文化。我很想笑,就问她是做什么的,她说在读研究生,学习旅游规划的。

那对年轻恋人的父母都是当年“建设大西北”时从内陆到西宁的汉人。男的在南昌学管理,之前是什么警官学校的,说班上有两个藏族男生,刚进校时特别淳朴,毕业时比谁都能骂脏话。他们从家里带来的照片上,天空那么蓝,云朵那么白,真想去看一看。现在他们都在公安上,去了拉萨的话,想去哪里玩都很方便。

西藏已成为时尚。西藏的时尚化最能体现在引领时尚的行业中。娱乐界有西藏风,一个据说叫周鹏的流行歌手,重新包装隆重登场时,换了一个特别另类的名字横空出世——萨顶顶。就像朱哲琴在国外歌坛上的一个特别西藏的名字——Da Da Wa。萨顶顶双手比划着西藏密宗的手印,用通俗唱法演唱多吉甚巴的百字明咒,把古格壁画上的诸佛菩萨印在胸前,五彩缤纷的装扮和别具一格的声调令人难忘。化妆界有西藏风,靳羽西最新推出的系列化妆品即是写着藏文的“郁彩圣境”,声称结合的是西藏灵感和国际流行趋势。至于旅游界就不说了。

成为时尚的西藏是会过时的。因为时尚总归是昙花一现,迟早要过时。我倒希望西藏早日过时,不再红得发紫,或许这样才可能留得住一些应该保留的事物。否则陷入时尚的漩涡,西藏成为被消费、被娱乐、被装饰的符号,失去的是自己的尊严。去年,北京的摄影界对西藏摄影到底怎样拍有一个讨论,一些真诚的摄影者提出:当成千上万的人携带拍摄器材涌入西藏时,应该保持一种“庄严的距离”,这才是对彼此的尊重。

我注意到,火车每每经过一个大站时,广播里都会响起韩红唱的“天路”,联想到飞往拉萨的飞机上总是会响起亚东唱的“神鹰”,这两首歌曲里的两个很有意思的象征——“巨龙”对应的是火车,“神鹰”对应的是飞机,一龙一鹰都奔着西藏而去,无疑标志着现代化的长驱直入,不可抵挡。而那个驾御者似乎是隐身的,其实居高临下,独权在握,皇恩浩荡,于是“青稞酒酥油茶会更加香甜”,感激涕零的“藏家儿女”只会把“幸福的歌声传遍四方”了。

13号车厢只有六个藏人。除了我,那五个藏人是一家人。一个很年青的女子带着四个越来越年幼的孩子。年青女子是姑姑。胸前挂着达赖喇嘛像章和念珠的少年是老大。然后是他的两个弟弟和妹妹。这自然是我主动问出来的。起先他们对我很意外的样子,因为听我说藏语,睁大了眼睛反问:“博巴?”

他们都穿着北京的男孩女孩那样时尚的衣裳,很合身,就跟穿藏袍一样自在。他们很快就适应了这个小环境,睁着明亮的眼睛,毫不设防地与他人搭话,大声地说笑,轻松地走来走去,他们比谁都自然。让我想起在雍和宫附近的素食餐馆遇见的三个藏人:一个喇嘛,一个阿尼,一个小女孩。他们长得那么相像,一问果然是兄妹三人,是我的德格老乡。皮肤好极了,白里透红,那种白是透明的,那种红也是透明的。眼睛很清澈,尤其是阿尼和小妹妹的眼睛,没有一丝杂质,但说实话,年轻喇嘛的眼睛里却多了很多内容。旁边有个胖胖的汉族女人在忙着点菜,看来是喇嘛的施主兼弟子吧。

五个小藏人都会说很多汉话,但是带有东北口音,一着急就更重。问后方知去年三月,他们被家人送到沈阳学习汉语和英语,主要学习汉语。这是因为他们的叔叔是位活佛,在沈阳有很多汉人弟子。而这四个小藏人原本都在昌都牧场上当牧民,除了姑姑上过几年学,都没有进过学校。如今若是在拉萨重新上学,一是超龄,二是学费很高,而在沈阳,一年一人600元,还可以得到活佛弟子的大力相助。看来成效还是可观的,才学了十个月,基本上能够跟汉人交谈无问题了。

一个河南人老是跟他们东问西问:汉语和英语哪个好学,汉族的饭菜好吃不,等等。还说“达赖害怕共产党就跑掉了”。结果四个藏人孩子缠着他争论不休,让他几乎招架不住。

姑姑女孩告诉我硬座车厢的藏人多,我很想去看看,于是把几个硬座车厢转了个来回。凭长相和感觉大概地数了数,有的车厢30多,有的车厢十几个,全部加起来可能不到60。基本上是学生,有几个安多老人像是去拉萨朝佛的。软卧车厢不允许去,但听列车员说,里面有几个干部模样的藏人。

这位列车员被我像挤牙膏似的挤出了一些话,如一个月来回三趟,补助900多,薪水2000多。去拉萨的夏天人多,冬天人少,其实这青藏铁路一直只赔不赚,反正国家也无所谓,赔得起。青藏铁路没多少经济意义,主要在于政治意义和军事意义。当列车员很辛苦,西藏人当中的农牧民不讲卫生,还不懂汉话。哼,如今有几个西藏人不懂汉话?装得挺像的。

图为在火车上拍的供氧口。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5.08 K
尺寸: 400 x 310
浏览: 5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4条记录访客评论

不错了。能坐火车去西藏了,你嗤之以鼻?怎么,你要跑着去啊

Post by 扎西德勒 on 2008, April 5, 11: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哼,如今有几个西藏人不懂汉话?装得挺像的。

Post by 无明火起 on 2007, April 26, 8: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谢谢

Post by 唯色 on 2007, February 7, 6: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唯色, 祝贺你的博客重新开通! 希望你的努力会为更多人理解和支持. 加油!

Post by Li on 2007, February 7, 5: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拉次,感谢你的留言。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你的中文不错。这篇流水帐我会继续的:)

TAH-SANG:祝你在学校也过得开心。

纳妈:感谢留言。我会继续。

雪红雪白:没见到火车上有博巴列车员。可能没有吧,就没听说过。你问得好,万一需要藏语服务旅客的时候怎么办呢?我下次得问问。

鸵鸟:有你这样想法的人罕见啊。对了,你的博客呢?给一个地址吧,我以前夭折的博客上还转过你的帖子呢。

白度母:扎西德勒!你说得是,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所以只好自我噤声。自由都是自己争取来的,走一步是一步。既然要公民对待,让我们就发出一个公民的声音。

Post by 唯色 on 2007, February 7, 4: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唯色拉: 札西德勒!!!  
   虽然现在我无法坐这个从安多到拉萨的火车,可是感觉已经坐上了这个火车.谢谢你!!!  另外发出声音的方法确实很多,望我的同胞网友们也象唯色啦一样在宪法框架内享受公民的权利也发出你的声音.

Post by 白度母 on 2007, February 7, 11: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我来了,问候唯色!

铁路开通让我陷入了矛盾,朝圣只应走坎坷的天路,文化游猎才需要平坦的通途。宁可压抑想象多次的西藏之旅,也不想这样鲁莽的闯入。

Post by 鸵鸟 on 2007, February 7, 9: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阿佳啦在火车上遇到过博巴列车员吗?万一需要藏语服务旅客的时候怎么办呢?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February 6, 9: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可以转载吗? 敬请授权!

Post by dongsai on 2007, February 6, 8: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扎西德勒!祝贺你的博客开通,很高兴能和看读你的心声。

Post by 纳妈 on 2007, February 6, 7: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阿佳
扎西德勒
~!~
我在学校
祝您家乡过的开心~!~!

Post by TAH-SANG on 2007, February 6, 3: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http://www.dalailama.emory.edu/

達賴喇嘛:青藏鐵路為第二次入侵

   美國之音2007年2月2日報導,達賴喇嘛批評說,青藏鐵路使大量乞丐、妓女和失業者湧入了西藏,青藏鐵路正在摧毀西藏的文化和傳統。西藏流亡人士指責北京利用青藏鐵路掠奪西藏的資源。有專家指出,西藏的各種問題早就存在,但青藏鐵路的開通會使現有問題更加惡化。中國官方則強調,青藏鐵路造福西藏人民。
  青藏鐵路去年7月投入運行,中國政府官員稱,青藏鐵路將把西藏首次納入全國鐵路網路中,通過鐵路運輸解決西藏經濟活動中的遠距離運輸問題,大幅度提升進出西藏的貨物量,促進旅遊業發展,為產業結構調整創造條件,對西藏經濟增長將起到決定性作用,為西藏經濟可持續發展提供可靠保證。
*大批妓女、乞丐及失業者入藏*
  不過,據路透社和澳大利亞人報等媒體報導,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星期四在印度一個宗教集會上表示,這條穿越青藏高原的鐵路是對西藏的第二次侵略。他說,僅過去幾個月,就有大約5萬到6萬漢人經青藏鐵路進入西藏,而離開的只有2萬、3萬人。達賴喇嘛還說,大量的乞丐、殘疾人、賣淫者、失業者湧入西藏,為西藏帶來了真正的危險。
*分析:青藏鐵路可能使問題更嚴重*
  美國邁阿密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金德芳教授(June Dreyer)在接受採訪時指出,幾十年來,中央政府在西藏進行基礎建設,大批漢人進藏。在青藏鐵路建設和通車之前,拉薩和日喀則的漢人就已經占多數了,而來自中國各地的許多乞丐、妓女和失業者也早已大量進入西藏。
  金德芳教授說:“嚴格來講,達賴喇嘛說的對,不過這種趨勢在青藏鐵路之前就開始了,我想他是擔心有了這條鐵路,情況會更糟糕。所以,與其說是青藏鐵路帶來了這些問題,不如說是青藏鐵路使現有的問題進一步惡化。”
*流亡藏人指責北京掠奪資源*
  達賴喇嘛認為,青藏鐵路除了會摧毀西藏的文化傳統,還將對西藏的環境造成破壞。
  總部設在倫敦的自由西藏運動更是指責北京利用青藏鐵路掠奪西藏的資源。新華社最近報導說,在青藏鐵路沿線發現了大量的銅、鐵、鉛和鋅礦,其中一處銅的蘊藏量居中國第二。自由西藏運動說,這些報導證實了許多藏人的疑慮,就是中國要利用青藏鐵路掠奪西藏豐富的礦產資源。
*北京不認為青藏鐵路為掠奪*
  邁阿密大學的金德芳教授說,長期以來,中國中央政府為西藏財政補貼了巨額資金。從中央政府的角度來看,修建這條鐵路絕不是為了掠奪西藏的資源,而是為西藏提供市場,在一定程度上改變商品只進不出的情況。
  金德芳教授說:“換句話說,中央政府認為,無論從西藏運出什麼礦產,政府都已經支付了許多倍的錢。”
  流亡藏人還指責說,無論是修建青藏鐵路,還是開採青藏高原的自然資源,西藏人都沒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金德芳教授表示,達賴喇嘛表示尋求的不是西藏獨立,而是西藏自治。而真正意義上的自治通常是中央政府掌管自治區的外交政策、防務、貨幣,等等,地方政府則對鐵路等建設專案擁有否決權。不過,中國中央政府顯然不願意把這種權力交給自治區政府。

http://chinese.dalailama.com/news.37.htm

Post by 拉次 on 2007, February 6, 12: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看到您的博客,我很高兴。 每次我听亚洲自由报道(RFA).  最近您写的文章有关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的事,也我听啦。谢谢您想到写出来。 我的中文很不好,我心里要想些很多心里话,但是我的中文不好写不出来。这次您写的坐火车回拉萨的流水帐。真得很兴趣。继续写吧。谢谢。

Post by 拉次 on 2007, February 6, 12: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有同感啊~!只是您表达的更真实,像我这种人只会唉声叹气。无奈的忧愁中找到了一丝悔恨的感觉,为什么不做些实际的事情,拿怕是力所能及也好??通过您的文章,倍受感染,一定要做些事情。感谢阿佳WOSER啦~!

Post by 过客 on 2007, February 6, 4: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