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今天还穿豹皮虎衣意味着什么?

 

 

昨天,在藏人文化博客上,一位年轻藏人在他的博客上发帖《“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为此我跟帖三次谈了自己的意见,遗憾的是数小时之后皆被网管删除。故而在此将我的跟帖和原帖转贴过来(因为在我的博客上不担心被删,所以我可以把有些隐晦的话重新解释和补充,见蓝色字体)。

zxdd,你在这篇帖子里谈了你的见闻和思考,说实话有欠片面。先说你的见闻,你听说在洛萨期间帕廓街上有人对穿豹皮虎衣的人投掷石头,这是事实;但你有没有听说随后有关人员(是男女警察)故意穿上豹皮虎衣引诱人们投掷石头而将数人抓捕入狱的事实呢?没错,日喀则等卫藏一些地方还有藏人穿豹皮虎衣,而且今年的藏历新年晚会上还特别安排了几位节目主持人穿上很夸张的豹皮虎衣。至于你顺从父亲,穿上有“一条窄窄的皮毛”的藏袍,应该不会或者说至少我就不会“骂”你,但你为此开玩笑说“在拉萨有个穿皮毛袍子的男人死在街上”,这样的玩笑也实在是太轻薄了。一来在有关人员的“保护”下,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二来,这种玩笑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对全藏地那么多焚烧皮毛的藏人的轻慢。你“勇敢地”穿了皮毛就穿了,但不等于焚烧皮毛的人就不是真的勇敢,而是“变态”、“盲从”、“类似红卫兵”。当然在此我毫无任何意思要谴责仅仅只是出于穿皮毛而穿皮毛的人,比如你和你的父亲。我要谴责的是如今已经不只是出于穿皮毛而穿皮毛,反而附会了很多耐人寻味的含义而穿皮毛的人和……(省略号指的是当局组织的活动)。

你是一个善于学习和思考的西藏青年,请你再用一些时间静下心来认真地学习和思考。要学习我们的历史和传统,然后再说穿皮毛(确切地说,是豹皮虎衣,而不是羊皮袄之类)是否真的就是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在我们的历史和传统中确实有穿“一条窄窄的皮毛”的传统,当然更有穿羊皮袄的传统,可这并不等于穿豹皮虎衣也是传统。这一点,你可以读读我们藏人的学者泽仁邓珠以及其他学者、仁波切的相关文章。

另外,烧皮子事件中的藏人都是普普通通的藏人平民,许多人是很平凡很底层甚至没什么文化的牧人、农民以及小生意人。说实话,我对这些不能像你我这样以写文章或者其他比较公开的方式来表达心愿,而只能用一把火把自家昂贵皮毛烧掉的百姓充满敬意,因为对于现实生活中原本就没有更多选择的权利和决定的权利,而只有自家身上的皮毛可以被自己作主的这些百姓,也就是说,他们只能”为了烧皮毛而烧皮毛“,就如同你只是穿了皮毛而穿了皮毛。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我们这样的受过教育的“文明藏人”,是不是多少在内心中存有一些理解和敬意,而不是轻率地加以“道德”的批评更为妥当呢?我更想说的是,如果像你我这样的受过教育的“文明藏人”,在这个或者类似的话题上如此轻率地加以“道德”的批评,或许你我只是直抒胸臆,表达自我的独立思考,并不人云亦云,但是事实上,当我们这么做这么说这么写的时候,有可能为他者所用,恳请三思为妥。

还要补充的是,你所说的“‘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这句话也不妥,不是“‘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而是“反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将在不久举行的“康巴艺术节”上看到。早在几个月前,当地玉树州政府竟以文件和会议的方式指示当地藏人大穿特穿豹皮虎衣,很显然这才是极端之举。而越来越多的藏地,正在静静地发生着一场服装改革的运动;越来越多的藏人,静静地放弃了皮毛藏装,而静静地穿上了镶有绸缎、氆氇或者花布的藏装,这确实是理性的、值得支持和参与的改革。

事实上,所谓的“皮毛运动”在藏地尤其是藏地的城镇,从一开始就不是主流,而是需要冒风险的;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不主流,越来越要冒风险。反之,“反皮毛运动”在藏地“皮毛运动”的同时就成为官方主导下的主流,到今天,穿不穿“皮毛”已经成为心照不宣的象征,甚至意味着穿者的政治立场。“皮毛”已经不是简单的“皮毛”了,而变成了承载很多东西的符号。当“皮毛”已经脱离了动物属性,而负载了这么多东西时,某种我们都能明白的较量正在发生,而在这样的较量中,权力的不平等是很明显的(一方是强权者,而另一方是被强权者驱逐出家园的达赖喇嘛所代表的流亡者)。因此,就我们个人来说,一个只是穿了“一条窄窄的皮毛”的动作、一句玩笑话或者一些貌似独立思考的匆忙结论,都会是这场不公正的较量中主流权势的共谋、随从或者说响应者。还请三思。

以上言语若有过激或冒犯之处,还望谅解为盼。希望这个回贴能够被你看到,并且有幸不被网管删掉。

*************************************************************************

“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
[ 2007-6-24 16:50:00 | By: zxdd ]

在我网上阅读了很多关于焚烧动物皮毛的“令人鼓舞的”报道,也见识了很多同胞对焚烧动物皮毛的鼎力支持。

现实中,我也看到了这些。在藏历年回家的时候,听说拉萨八郭街上有人焚烧皮毛,很多藏人看见穿带有皮毛服装的人就掷石头、抢衣服焚烧。但是我在日喀则没看见这些。还是有很多人穿着底边嵌着一条条窄窄的皮毛的衣服和藏袍,其中有很多还是假的人造皮毛。没有人批评这些,我的感受是既悲伤又欣慰。从文化角度说,这是因为卫藏的同胞向来性格上比较缓和,不会太激进。这是事实。大家都知道:比较而言藏东和藏北的藏人们性格上更烈性。我的分析是牧人们生活在阔大的草原上,狂野一点很自然。而卫藏多是农民,都生活在河谷地区(整个高原的农耕地都集中在河谷地区,从地域上说呈东南走向,这是海拔、地形、气候三个因素造成的),形成集体性格的环境更狭窄,性格不够强硬也是自然的。因此相对而言这种性格很多时候表现出一种懦弱,大家都知道这一点。是故,拉萨的“皮毛运动”要比藏东地区晚很多。甚至再往后的日喀则似乎对“皮毛事件”的反应不是太强烈,或者说影响很小。藏历年初一那天父亲让我穿一件藏袍,底边缝了一条窄窄的皮毛,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动物的皮毛。父亲比较固执,所以我没说什么,只是开玩笑说:要是听说在拉萨有个穿皮毛袍子的男人死在街上,你记得来收尸。父亲笑了笑说,我去的时候也穿个皮毛袍子来,那样就成了老少两个男人死在街上了。我们都笑了。那天大家都出来玩一些传统游戏的时候,很多人穿着和我差不多的藏袍。

我发现我扯的太远了,但我的意思是:勇敢承认我也穿过皮毛,并且是在“皮毛运动”之后。我之所以这些铿锵地说这个可能很多人会骂我的事,是因为我更反对正在走向极端的"皮毛运动"。我赞扬藏人对保护珍稀动物的决心,赞扬藏人对藏文化在经济社会里的正在走向变态并滋生另一种消极文化的抗议。这也是当代藏人必须要有的思想。但是如何把握这种尺度?如何掌握原则?有多少人能真诚告诉我自己的内心到底有没有过关于皮毛的深层考虑——甲瓦仁布切实在没讲过要焚烧所有的动物皮毛,没有说到要如此极端的进行,这些盲从的心理和做法仍是正确的么?我很明白对第一次开展焚烧活动的人的想法,他们想有力的表态,表明一种决心。但并是责怪任何人穿皮毛,而现在大有一种类似“红卫兵”不分青红皂白的态势。这是不对的。传统上牧人穿皮毛御寒是合情合理的,现在城镇人模仿的确可耻。也需要我们对此表态。可是在此之前先要考虑的是为什么藏人对皮毛的需求越来越大的原因。藏人社会对皮毛的爱好很深刻,同时生活状况越来越好,很多人都有能力买一些有皮毛的服装了,使服装皮毛化更为普遍了。还有一个原因是藏人社会里的很多服装厂把原本皮毛用料很少的藏袍上使用了更多的皮毛,接着在各种服装展或晚会上使用这些服装。这传播了一种信息:皮毛用料越多审美效果越好。所以,渐渐在原本不太会穿皮毛料服装的地区流行起来,并逐渐大众化,形成社会意识,这才是根本所在。

可是我们很多在没有思考之前就动手了。对穿皮毛服装者掷石头、追打、谩骂和强抢。这些行为,是比穿皮毛更需要自省的。“皮毛运动”的中心思想还是一种对社会道德的声援。那么今天的做法是不是本身就超越了道德的界限?如果是这样的,那么根本没资格谴责别人穿皮毛。有几点本人觉得很重要:1.藏人穿皮毛服装是传统,所以改变这些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急于求成必然走向极端.2.在很多牧区传皮毛并不是因为好看,而是有现实意义,不能一棒子打死一船人.3.有些传统的象征性的皮毛服装是可以存在,因为这是藏人文化的一部分,被运动的对象应该是以皮毛服装作为一种装饰打扮者.

所以不要远离中心点,在原则和道德范围内进行“皮毛运动”。在北京旦正昂秀跟我说:做事之前先做好人。人都做不好,还谈什么做事呢?一样的道理,先搞清楚为什么“皮毛运动”。而非为了烧皮毛而烧皮毛,那是很可悲的。

图为今日西藏受到当局要求穿豹皮虎衣的藏人。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9.49 K
尺寸: 400 x 284
浏览: 4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6条记录访客评论

love  you  tibet
  love  tibet
get up............tibetan
up  up..up...up

Post by lama on 2007, November 13, 1: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我不敢说我们在境内的(藏人)年轻人,尤其是授过现代教育的年轻人,对本民族精神意志和文化内涵的了解不深?但事实确实表现出很多不了解或不理解本民族文化的根源和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引起的误会和偏见!这方面我觉得广大藏区的农民和牧民是一种本能的信任和尊崇我们传统的精神价值!他们的精神和尊严都跟我们文化是相通的,所以有时候他们的行动或决定更深层次的能体现我们民族目前的想法和处境。而我们这些所谓的授过文明教育的人,反而跟不上他们的脚步!也许是我们授到的所谓文明教育的精神本质上违背着我们民族的深层次利益!因此我们必须深思,我们所谓的道德建立在什么样的社会处境下或以什么人的道德立场而说?“道德”一词有时侯就是政治家的面具,跟真理没有任何关系!!

Post by 屋脊之声 on 2007, June 28, 1: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Re:“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
[ 2007-6-26 20:11:00 | By: savers alliance(游客) ]
  
我想如果这仅仅是一常普通的烧皮毛运动的话,无疑是在走向极端!!但事实是,这不是一件普通的烧皮毛运动,它似乎是成了一些处于最地层的人民表达某种意愿,发出他们的声音的方式,因为他们已经找不到一个更加“合理而又有效”的表达途径了!! 同时我们看到有人在千方百计的扼杀这样的声音,因此继续表达声音成了必然,继续显示对如洛克所说的‘最低级的自由’的向往成为了合情合理的事情!!
当强权肆虐的时候,当暴力充斥的时候,我们有理由为一个干巴巴‘理性’而思考吗?绝对化的理性,绝对化的辨证很有可能陷入不可知论的陷阱,最终给那些口口声声说着‘和谐’口口声声‘稳定’的人以某种‘支持’,虽然这不是你的本意!  
  
Re:“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
[ 2007-6-26 18:55:00 | By: 深情的弟弟(游客) ]
  
即amduoboy。
扎西~
首先感谢你再次把这话题推到人们的眼前。不管我们对这场运动所持的态度有怎样的不同,这话题还是需要静下心来关注、讨论的。去年这场运动在我的家乡那边搞的轰轰烈烈!
当时我也持积极的态度,一些年轻的学者把这场运动和当年圣雄甘地焚烧英国布料的运动和林则徐的‘鸦片运动’相提并论,并且给于很高的历史意义.这些文章是用藏文写的,所以很多不懂藏文的人没有注意到。 还有加瓦仁布切没有说这事之前也在藏文知识分子界,就有撰文和小品等各种形式曾经激烈的批评过这些穿着。可是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当人们实际行动起来的大量的焚烧皮毛的时候,还有不少自称为知道分子的人还装着理性,还说是文化!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的。更多的藏族老百姓家里还有藏着大量的动物皮毛,他们还等待着有个勇敢的“先人”第一个穿出来。{你要充当这个角色?}之后都要跟着穿,这时候曾经烧了的人还要开始花大量的钱买重新买动物皮毛,之后呢????????
你是卫藏人,可能并不了解多康地区是个怎样的情况。多康人用皮毛的尺寸大小来显示荣华富贵!
我想作为知识分子应该更多的向民众传达如今的环保理念,这样的穿着怎么有损于我们民族的形象、这样的穿着怎么显示我们的民族的野蛮的一面、丑陋的一面。
总之,我觉得这时候应该彻底地放弃这个“文化”,对我们没有任何损害。
  
Re:“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
[ 2007-6-26 16:38:00 | By: 过客(游客) ]
  
你是一个忧国忧民的有志青年, 我一直关注着你的博客。我知道你的这篇文章想要表达的也是一种担忧, 但是我想说的是你采取的方式(自己穿)可能不妥。 很多时候好心会办成坏事,所以,一定要慎重,不能事与愿违,给别人传递一种错误的信息。

当阳光照耀西藏时我们一起回家!  

Re:“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
[ 2007-6-25 18:38:00 | By: youke(游客) ]
  
有些人的作为是有点过激,这是他们的教育思想水平所致。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去制止这样的不文明的方式,但我以为你所采取的方式并不妥,这简直是一个反面教材。你知道一件兽皮藏装价钱不菲,很多人还是舍不得就这么废了, 只是在当前这样的形势下不好意思而已,一旦有人敢穿, 那么很快就有人效仿,一传十,十传百,慢慢地又会死灰复燃。更何况有些人故意穿皮衣来表效忠,我想你不会是这样的人,你就不必为他们垫背了。保持这样一种舆论氛围是非常必要的, 不能以各种借口去破坏它。  
  
Re:“皮毛运动”正在走向极端
[ 2007-6-25 18:35:00 | By: youke(游客) ]
  
我觉得仁波切反对的是穿珍惜动物的皮衣,而不是普通的羊皮,牛皮。 不然藏北的人怎么活呀?再说了穿珍惜动物的皮衣本身就是为了炫耀,不是生活的必需品,如果你是具有菩提心的佛教徒,一个接受了现代文明教育的人就应该自觉地抵制这些不健康的习惯。很多人焚烧皮衣不仅仅是表达一种决心,也是婉转地表达内心的倾向,不然怎么能在国际上造成这样的轰动?怎么会让某些人如此的紧张?

Post by 唯色 on 2007, June 28, 9: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全靠军警特统治,每个单位,每个街道,无处不有,无处不在。
“但你有没有听说随后有关人员(是男女警察)故意穿上豹皮虎衣引诱人们投掷石头而将数人抓捕入狱的事实呢?”

Post by 雪山泪 on 2007, June 27, 3: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我是因为对拉萨八郭街上强抢穿“毛皮服装”的衣服焚烧或向穿“毛皮服装”的人的不满,更像是我出于我自己私下的一点小小的反对和泄愤吧! >>这句话很病态!!

Post by 学生 on 2007, June 26, 8: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zxdd回复:
我看到你的留言了 而且我也回复了
可是现在找不到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不管怎么样我还得很谢谢你 像我在删掉的回复里说的 虽然有些观点我是不同意的 但是还有一些观点我很惊诧 因为我没有想到 这太好了 不过现在很多人都见不到了 非常抱歉 我正在查找原因 不过这就是我们的环境 谢谢你的“回帖”  像你所说不幸被删掉了 抱歉
祝愿,扎西!

唯色回复:
呵呵,被删是在意料之中。其中一个跟帖多亏得到zxdd的回复了,我也看见了。另一个才发出一小时的跟帖不知博主看到否?没关系,我可以贴在别处,让更多的人看到。网管辛苦了。

zxdd回复:
很可惜,我没有看到您的第二个回帖。其实我看来是没什么的,很和气的讨论,为什么会被删掉呢?我实在想不明白。
其实,我是怪网管的。所有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而现在我们的同胞都深深陷入“敏感话题”圈套,越来越敏感,某种恐惧变得越来越大。
谢谢你的关注,真的。

zxdd回复:
我正在开始些写一篇论文,内容是说藏人的敏感!我觉得藏人在长期的zhengzhi角逐下,神经变的异常脆弱。这位朋友,我想对你说句心里话:我觉得这个时代很危险。我常常会发现自己进入两难境地——我发出了声音,或许能够被别人听到;又或许会成为把柄。我到底是给这个民族帮上忙了,还是帮了倒忙。真的很难讲。所以,有时候实在我不知道是沉默好还是呐喊的好。由于从大的地方讲:我们被“沉默”了,所以,这点轻微的呻吟我是一定要发出来的。
谢谢(你)的提醒,我明白了。
祝愿,扎西!

zxdd回复:
……还得感谢你的关注,不是对我的,而是对民族事件的关注。
你的大多数观点我都收下了,我觉得你考虑的都有价值,唯独关于本人穿毛皮服装的事儿说两句。我似乎没表达好,或者我的表达能力超过了常人的理解能力了。我没有明说,但与父亲的玩笑只是想说我是一种复杂情感,我对毛皮同时存在两种感情,一正一反。就是这样,我之所以穿并不是因为后蔵地区“运动”波及不大,也不是“大无畏”的穿出来看谁敢打我又或者因为我喜欢穿毛皮服装,都不是。我是因为对拉萨八郭街上强抢穿“毛皮服装”的衣服焚烧或向穿“毛皮服装”的人的不满,更像是我出于我自己私下的一点小小的反对和泄愤吧!


唯色回复:
谢谢zxdd的回复。我可能是有些迫切了。这也是因为一直在关注你的博客,惊讶、感动、赞赏并且期待你的声音。而这次讨论的话题本身因为远远超出了纯粹的穿与不穿的范畴,而附加了另外的含义变得很复杂、很沉重,所以不说便罢,一旦要说还得斟酌再三。比如洛萨在帕廓发生的事件,我当时在拉萨,算是比较了解,有围追和唾骂,但没有焚烧,而且最后竟是“引蛇出洞”再一网打尽的方式,实在很卑鄙。我想你是不知道这后来的事情……就此为止,不再跟帖,继续我的潜水:))我明白你的心意,请继续发声,并也请对我的有些可能不妥的话多多包涵。

Post by 唯色 on 2007, June 26, 10: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