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王力雄:格尔木的新藏人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地区成立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原本在那个地区放牧的藏族牧民被分批迁移出来,安置到格尔木市。被迁移的牧民开始很高兴。他们早就向往城市生活,现在政府给盖房子,发给生活费,简直是太好的事情,于是便离开草原,搬到城里住。

住进了城里房子,要添置全套家具才像城里人。他们买不起新的,只能买旧的。格尔木的旧家具市场被迁移进城的藏人带动,从开始四百元钱能买全套家具,涨到了现在一张桌子都要四百元。

有人形容,当牧民面对市场,就像小孩子进了超市,什么都想拿。他们买汽车、买电视,学着城里人那样用手机、用化妆品,下饭馆,进娱乐厅,很快就会把手里的钱花光。他们学会了在城市里花钱,却不会在城市里挣钱。他们接受了城市奉行市场的规则,却没有能力在那规则中竞争和取胜。无事可干的他们在街上闲逛,看商店里有什么,看城里人如何消费,于是更会感到手上缺钱。可是怎么得到钱呢?

在格尔木去拉萨的青藏公路上,近年出现了一种案件,作案者埋伏在公路两边,用绳索像套马一样甩向公路上疾驰的摩托车,把骑车人套住拽下,然后把摩托车抢走。这种作案方式,让人猜测只有会放牧的人才有如此本事。

迁移者的变化不是停留在城里,他们和原来生活的土地、人群仍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变化和冲击也就随着来来往往延伸到他们的家乡和族人。事实上,这些年的经历已经显示出,市场化就像冲进羊群的狼,横扫一切,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牧民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只能被狼赶着跑。

从进城的兴奋逐渐冷静下来,迁移者发现离开了草原,放弃了原本熟悉的生产方式,结果使自己沦落到最底层。在市场上,他们只能找到类似挖沟填土的工作。当他们用笨拙动作使用以前从未摸过的铁锨时,那种形象让藏人中的老一辈痛楚地回忆起一九五九年被抓到格尔木劳改的藏人,虽然事隔将近半世纪,可他们的形象简直是一模一样,干的同样的活,也同样都是离开了草原,住到了只有石头和沙子的戈壁滩上。虽然今天来格尔木的人似乎是出于自愿选择,但是放到时代的大背景下,所谓的自愿也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2007-5-2
(RFA藏语专题节目)

图为网上下载。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4.9 K
尺寸: 400 x 272
浏览: 4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7条记录访客评论

སྐྱོ་སྐྱོ་མ་གནང་།

,སྲོང་བཙན་སྒམ་པོའི་གཏམ་རྒྱུད་དང་།
ཐོན་མིའི་གསལ་བྱེད་སུམ་ཅུ་དེ།
རི་གསུམ་རྩེ་མོའི་གཏམ་རྒྱུད་ཡིན།
སྐྱོ་སྐྱོ་མ་གནང་གངས་ཅན་པ།

སྟོན་རླུང་དམར་པོའི་གྲང་ངར་གྱིས།
མཐོ་སྒང་ལོ་མ་སེར་པོ་དེ།
ངེས་མེད་ཕྱོགས་བརྒྱར་ཐོར་ན་ཡང་།
སྐྱོ་སྐྱོ་མ་གནང་གངས་ཅན་པ།

འཛམ་གླིང་ཉི་ཟླ་སྐར་གསུམ་དེ།
རི་གསུམ་རྩེ་ནས་ཤར་བའི་དུས།
གདོང་དམར་བོད་པའི་གླུ་སྐད་ཅིག
ངེས་མེད་འཛམ་གླིང་ཀུན་ལ་སྒྲོག

Post by tbt on 2007, May 25,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mi yul gyi sems pa >> yag po vdug !

Post by བྷོཊ on 2007, May 24, 10: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yamaraza 说过的话:
woeser la it O.K
haha see you soon
啊,是吗?电话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3, 8: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woeser la it O.K
haha see you soon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y 23, 8: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choibalsan,听了这首外蒙歌曲,很动听,非常喜欢。不过我听到的好像就是蒙古风格啊,眼前似乎看见了草原、蒙古包、敖包和牧人。
前些日子,一位朋友去内蒙。她是出生在西方的藏人,她想看看蒙古是不是她心目中的蒙古。结果她失望了。她给我写信说:”你说得对,没有蒙古人 。我很想去蒙古看蒙古的文化, 但是在内蒙古已经没有了。我去了寺庙可是现在没有人,不太好。我认识了汉族人在内蒙古,他们觉得他们是蒙族, 很奇怪!不过内蒙跟西藏有很多一样的地方。“


感谢唯色的热心,藏人心目中的蒙古只能是外蒙了,内蒙真的是没救了,不是从现在开始,也不是从中共的统治开始,而是从满清的统治开始,从那时候开始,内蒙人就已经满清化了.

Post by choibalsan on 2007, May 23, 11: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choibalsan,听了这首外蒙歌曲,很动听,非常喜欢。不过我听到的好像就是蒙古风格啊,眼前似乎看见了草原、蒙古包、敖包和牧人。

前些日子,一位朋友去内蒙。她是出生在西方的藏人,她想看看蒙古是不是她心目中的蒙古。结果她失望了。她给我写信说:”你说得对,没有蒙古人 。我很想去蒙古看蒙古的文化, 但是在内蒙古已经没有了。我去了寺庙可是现在没有人,不太好。我认识了汉族人在内蒙古,他们觉得他们是蒙族, 很奇怪!不过内蒙跟西藏有很多一样的地方。“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3, 10: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雪山碑,yamaraz的这几首诗歌,应该都可以谱曲吧?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3, 10: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yamaraz的这首《被放逐的心灵》令我黯然神伤。我在小说《我的孪生姐姐不丹》里也写到过“放逐”:

    唉,走到哪里都像是被放逐。有的被历史放逐,有的被现实放逐,有的被青春放逐,有的被衰老放逐,有的被孤独放逐,有的被喧嚣放逐,有的被富有放逐,有的被贫穷放逐,有的被高尚放逐,有的被卑鄙放逐,有的被才华放逐,有的被愚昧放逐,有的被美丽放逐,有的被丑陋放逐……总之,虽说理由千千万,但说穿了全是被因果造成的命运而放逐。
    所有被命运放逐的人啊,都会在流亡的途中染上一种不治之症,这种日甚一日地吞噬着一颗心的病叫做怀乡病,而那些念念不忘故乡的人恰恰是终生遭到放逐的人,他们心怀痛楚地混迹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却不难辨认,因为他们敞开的额头上铭刻着一种隐而不现的记号,这使他们显得落落寡合,动辄就说远走高飞。
    一位希腊诗人说,“你的怀乡病已经创造出一个并不存在的国家……”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3, 10: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KawaiBhumo,这首诗——《永不放弃》,是的,曾经读到过中文,和你翻译得一样。这次要保存好,不然又会沉入我的文件夹里了:))为此还是要说图几切:))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3, 10: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引用 雪域王子 说过的话:
开放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但开放的同时要保护人类的文化,尤其是少数民族的文化.但我们的政府大力提倡发展,只注重建设,开发,而忽略了保护和发扬优良的传统. 政府所应用的这个政策却表现中共通过世俗化和意识形态下的双管齐下对藏族的宗教文化实施汉化. 让牧民到城市生活, 于他们的本份冲突. 我很担心将来他们何去何从?
是啊,虽然中国宪法上有宗教信仰自由,看上去并未否定宗教,但是在西藏的政策却是一直以来排斥宗教。最近在西藏自治区领导党员干部大会上,中共西藏第一把手张庆黎继续把矛头对准西藏宗教,说“宗教的影響根深蒂固,不可能一朝一夕就改變”。由此可以看出,对西藏宗教的“改变”是当局的主要工作重心,而所谓的“改变”实际上与“消灭”是同一个含意,只是在文革时代是“破除”,而在今天,换了一个比较遮人耳目的说法——“改变”。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3, 10: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更正一下,心语应该为心经.

Post by choibalsan on 2007, May 23, 8: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我真想听到象心语那样百听不厌的藏族歌曲,无论是宗教还是世俗内容的,只要是自由表达藏族人民心愿的歌曲我都喜欢.

我想推荐一首外蒙藏族风格的歌曲,不知藏族朋友是否喜欢?

http://www.music.mymongol.com/player/media4music.asp?sourceUrl=1&mmsource=javhlan/na/javhlan4zoolon_zoolon_zambuulin.wma

Post by choibalsan on 2007, May 23, 8: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引用 雪山碑 说过的话:
歌词请用附件发到这里,我来谱曲。
washington2005@yahoo.com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yamaraz的这首诗在KawaiBhumo的翻译下真是非常传神。如果能作成一首歌曲传唱更好!


歌词不是全都在上面了吗?你是要藏文版的吗?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23, 1: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引用 yamaraz 说过的话:
(mi yul hgyi sems pa)
mdzes pa'i spang rgyan me tog,
la mo'i rgyab la bzhags nas,
mi yul bye thang skya mor,
pha yul re dgos byunf song,
bdag gi drin chen pha ma,
la mo'i rgyab la bzhags nas,
'brel med mi yul mi la,
pha ma re dgos byung song,
sha mar rtsam gsum mngar mo,
la mo'i rgyab la bzhags nas,
'bras skya lda li skyur mor,
zhim zas re dgos byung song,
rang skad gong mong gsungs skad,
gangs ri'i 'das su bzhags nas,
mi yul 'dre bya'i skad la,
pha skad re dgos byung song,
skal bzang gangs lha me tod,
mthon po'i sgang la bzhags nas,
mi yul dug shing me tog,
lha la 'bul dgos byung song
'di nai rgyal khams pa zhig gi zungs khrag dang mig chu yin,


被放逐的心灵

美丽的邦锦梅朵*,
留在了山的那边。
荒芜的他乡土地,
却成生命的寄所。

慈祥的父母双亲,
留在了山的那边。
陌生的他乡之人,
却成依恋的亲友。

美味的酥油糌粑,
留在了山的那边,
难咽的大米高粱,
却成生存的食粮。

动听的百灵鸟声,
留在了山的那边。
单调的麻雀之音,
却成交流的语言。

吉祥的岗拉梅朵,
留在了高山之巅。
他乡的罂粟花儿,
却成佛坛的贡品。
藏人世居的家园从此充满血和泪!


邦锦梅朵* — 草原之花。

岗拉梅朵* — 雪莲花。

Post by KawaiBhumo on 2007, May 23, 1: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不再说图几切,为此贴一首诗,请译中文:
Never Give Up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what is going on
    Never give up
    Develop the heart
    Too much energy in your country
    Is spent developing the mindInstead of the heart
    Develop the heart
    Be compassionate
    Not just to your friends
    But with everyone
    Be compassionate
    Work for peace
    In your heart
    And in the world
    Work for peace
    And I say again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what is going on around you
    Never give up
    Message by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TibetTranslated into this poem by Ron Whitehead.[/quote]
唯色啦, 一下是我的翻译,意思没错,但文字太直白,能力所限,只能如此了。抱歉!

永远不要气馁

永远不要气馁,
不论发生什么,
永远不要气馁。

要修炼心智。
在你们的国家太多的精力
放在智力的培养而不是智慧,
要修炼心智。

要有慈悲心,
不只是对你的朋友,
是对所有的人,
要有慈悲心。

为和平而努力,
在自己内心,
在世界范围,
为和平而努力。


再次重申,
永不放弃,
无论在你身边发生什么,
永远不要放弃。


达赖喇嘛, 由Ron Whitehead从藏文翻译成英文

Post by KawaiBhumo on 2007, May 23, 1: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歌词请用附件发到这里,我来谱曲。
washington2005@yahoo.com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yamaraz的这首诗在KawaiBhumo的翻译下真是非常传神。如果能作成一首歌曲传唱更好!

Post by 雪山碑 on 2007, May 22, 10: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引用 KawaiBhumo 说过的话: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yamaraz的这首诗在KawaiBhumo的翻译下真是非常传神。如果能作成一首歌曲传唱更好!图几切!
唯色啦,不必说图几切,这样让我感到很惭愧!要感谢的是我们,你不计个人安危,为我们的民族大声呐喊。我钦佩你、羡慕你!虽然也想为自己的民族尽份力,但是能力所限,即使生活在自由世界也无能为力。 惭愧啊! 不论怎样我们在外面时刻关注着你, 支持你。希望你能一如既往的从事这伟大的事业。同时也祝福你平安、顺利! 我们为你祈祷!
不再说图几切,为此贴一首诗,请译中文:

Never Give Up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what is going on
    Never give up

    Develop the heart
    Too much energy in your country
    Is spent developing the mindInstead of the heart
    Develop the heart

    Be compassionate
    Not just to your friends
    But with everyone
    Be compassionate

    Work for peace
    In your heart
    And in the world
    Work for peace

    And I say again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what is going on around you
    Never give up

    Message by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TibetTranslated into this poem by Ron Whitehead.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2, 9: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mi yul hgyi sems pa)

mdzes pa'i spang rgyan me tog,
la mo'i rgyab la bzhags nas,
mi yul bye thang skya mor,
pha yul re dgos byunf song,

bdag gi drin chen pha ma,
la mo'i rgyab la bzhags nas,
'brel med mi yul mi la,
pha ma re dgos byung song,

sha mar rtsam gsum mngar mo,
la mo'i rgyab la bzhags nas,
'bras skya lda li skyur mor,
zhim zas re dgos byung song,

rang skad gong mong gsungs skad,
gangs ri'i 'das su bzhags nas,
mi yul 'dre bya'i skad la,
pha skad re dgos byung song,

skal bzang gangs lha me tod,
mthon po'i sgang la bzhags nas,
mi yul dug shing me tog,
lha la 'bul dgos byung song
'di nai rgyal khams pa zhig gi zungs khrag dang mig chu yin,

Post by yamaraz on 2007, May 22, 6: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开放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但开放的同时要保护人类的文化,尤其是少数民族的文化.但我们的政府大力提倡发展,只注重建设,开发,而忽略了保护和发扬优良的传统. 政府所应用的这个政策却表现中共通过世俗化和意识形态下的双管齐下对藏族的宗教文化实施汉化. 让牧民到城市生活, 于他们的本份冲突. 我很担心将来他们何去何从?

Post by 雪域王子 on 2007, May 22, 6: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yamaraz的这首诗在KawaiBhumo的翻译下真是非常传神。如果能作成一首歌曲传唱更好!图几切!


唯色啦,不必说图几切,这样让我感到很惭愧!要感谢的是我们,你不计个人安危,为我们的民族大声呐喊。我钦佩你、羡慕你!虽然也想为自己的民族尽份力,但是能力所限,即使生活在自由世界也无能为力。 惭愧啊! 不论怎样我们在外面时刻关注着你, 支持你。希望你能一如既往的从事这伟大的事业。同时也祝福你平安、顺利! 我们为你祈祷!

Post by KawaiBhumo on 2007, May 22, 5: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引用 忍无可忍 说过的话:
http://boxun.com/hero/2007/chenwj/5_1.shtml
藏人所背负的又何止是一个民族自己的兴亡???
这篇文章是旅居在新西兰的汉人作家陈维健写的,题为《慈悲为怀 ——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其中写到:

作为一个民族的化身,他对藏民族的爱是无条件的,作为一个世界精神导师,他对人类的爱是无限的。他说“如果我们得以重返西藏,届时我将不再负实际责任,根据民主的原则,我们应有不同的政党,只要西藏六百万藏胞的基本权利获得适当的保障,我愿永远不返西藏。”他又说“为了西藏的民主他将不再转世,成为西藏最后一个达赖喇嘛”。作为一个达赖喇嘛,作为一个天生的西藏政教领袖,可以说他比任何一个流浪的藏人都渴望着回到自己的故土,但是为了西藏人民的福祉他甘原作出这样的牺牲。对于迫害藏民族的汉人,他没有仇恨只有慈悲,他告诫他的同胞,“你们要和发现的每一个中国人交朋友”并说“我祈求有一天,我能把关怀环境的信息带给每一个中国人,由于中国对佛教并不陌生,我相信我或能以实际的方式为他们服务”。在面对当今的世界他说:“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暴力冲突、破坏自然、贫困和饥饿等,主要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它们唯有经过人类才能谅解,并培养民胞的情操才能解决,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基于善意于彼此及我们共同拥有的星球的宇宙责任感”。达赖喇嘛这样的的语言可以说在他的讲话中随处可见,他的每一篇讲话都可以让我们感受到他那博大、浩然、深邃、飘逸、朴实之气。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2, 9: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yamaraz的这首诗在KawaiBhumo的翻译下真是非常传神。如果能作成一首歌曲传唱更好!图几切!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2, 9: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http://gangjanba.middle-way.net/article/2007/0206/article_67.html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22, 6: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http://boxun.com/hero/2007/chenwj/5_1.shtml

藏人所背负的又何止是一个民族自己的兴亡???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22, 5: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引用 yamaraz 说过的话:
skyo skyo ma gnangs
srong btsan sgam po'i gtam rgyud dang,
thon mai gsal byed sum cu de,
ri gsum rtse mo'i gtam rgyud yin,
skyo skyo ma gnang gangs can pa,
ston rlungs dmar pos grang ngar gyis,
mtho sgan lo ma ser bo 'di.
nges med phyogs brgyar gtor na yang,
skyo skyo ma gnang gangs can pa,
'dzam gling nyi zla skar gsum de,
ri gsum tse nas shar ba'i dus,
gdong dmar bod pa'i glu sgra zhig,
nges med 'dzam gling kun la sgrogs,
please tibetan and khawaibomo help me translate


请不要悲伤

颂赞干布之传奇,
吞米大师的文字,
是众山之王的历史,
请不要悲伤,雪域之子!

即使凛冽的红色秋风,
吹落了高端的黄叶,
飘散到四面八方,
请不要悲伤,雪域之子!

待到日月星辰,
再从众山之巅升起时,
雪域之子的歌声,
将传遍整个世界!

Post by KawaiBhumo on 2007, May 22, 4: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skyo skyo ma gnangs

srong btsan sgam po'i gtam rgyud dang,
thon mai gsal byed sum cu de,
ri gsum rtse mo'i gtam rgyud yin,
skyo skyo ma gnang gangs can pa,

ston rlungs dmar pos grang ngar gyis,
mtho sgan lo ma ser bo 'di.
nges med phyogs brgyar gtor na yang,
skyo skyo ma gnang gangs can pa,

'dzam gling nyi zla skar gsum de,
ri gsum tse nas shar ba'i dus,
gdong dmar bod pa'i glu sgra zhig,
nges med 'dzam gling kun la sgrogs,

please tibetan and khawaibomo help me translate

Post by yamaraz on 2007, May 21, 5: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一切向钱看的结果: 道德沦丧!!!
毁灭藏人千百年来的虔诚信仰, 无疑是让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可以毫无阻碍地把人变成魔鬼。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21, 12: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