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记那尊被砸得疼痛四散的佛像

 

 

离开拉萨二十天了。

常常想起那尊脸被砸扁的佛像。

是在冲赛康居委会门前的一个小摊上,

远远地,我就看见了它。

我本是去冲赛康市场买些蕨麻,

可是看见它,就被突如其来的忧伤击中了。

我不由自主地走向被砸成那样的它,

感觉它有生命,正疼痛地依靠着货架,

脸被砸扁,胳膊被砍断,而且拦腰被斩。

它就那么疼痛地靠在货架上。

它的周围是酱油、豆瓣、色拉油和一卷卷卫生纸,

全都来自早已进入我们生活的中国内地。

它的脖子上挂着曾经精美的镶有彩色石头的项饰,

它的怀里还有一个狮面人身的怪兽,

一起放在一座残缺的佛塔上。

而从前,都被供奉在哪些神圣的寺院或虔诚的家庭?

它就那么疼痛地靠在货架上,

神情虽然静如止水,我却痛入骨髓。

我忧伤地看着它,彷佛看见了一个故事的发生,

以及,故事后面的历史和现实。

我啊,我真的能够感受它和我隐隐的缘分,

像融化的雪,从高高的山顶漫过我的身心。

摆摊的小贩双手抱着膝盖,

向我兜售:“买吧,老佛像哦,很好看不是?”

“什么时候被砸成这样的?”我问。

“文革嘛,当然是文革啦。”他仰头又说。

“多少钱?”我真的很想买下,很想带回家中,

可是这个来自江西的小贩一口咬定“三千”,

使我只好遗憾地、难舍难分地、从此惦记地

离开了这尊被砸得疼痛四散的佛像。

我仅仅拍摄了几张照片,

仅仅,在想念的时候,时不时地打开电脑看看。

朋友说,也许是崭新的佛像,为了卖个高价,

故意被砸成这样,然后编造了一个文革情节也说不定。

是啊,说不定真是这样,可是疼痛犹在,

我只有写下这些文字来释怀。

 

2007-5-14,北京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02.75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5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03.81 K
尺寸: 300 x 400
浏览: 1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01.58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4条记录访客评论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听说,郫县豆瓣 、老干妈、军用红烧猪肉罐头和午餐肉罐头,等等,在达兰萨拉也有卖。只是不知道是否过期,是否假造?


是真的,我在达兰萨拉的大街上看到了,是西藏妇女在卖,好象品种挺多的,还有火锅调料什么的,我当时还觉得特奇怪...如果拍下照片就好了

Post by 五之 on 2007, May 30, 4: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引用 屋脊之声 说过的话:
维色啦:最后假设的可能性更大,现在在藏区经商的汉人不要说入乡随俗(藏人的文化信仰和习俗的尊重),连最起码的经商道德都没有了!这也许是共产党在六十多年里给汉人的所谓解放文化教育的结果吧!
是啊,也会有这样的可能。希德废墟里残存的佛像,被折断的胳膊曾经就出现在老城里的一家酒吧的吧台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17, 9: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屋脊之声 说过的话:
现在在藏区经商的汉人不要说入乡随俗(藏人的文化信仰和习俗的尊重),连最起码的经商道德都没有了!

我说了好多次,希望彻底汉化藏人的汉人好好想一想,如果汉化真的彻底成功了,藏人也跟汉人一样做假药、毒酒来害人,鲜廉寡耻,对汉人究竟有什么好处?难道假米喜欢喝假酒?不解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May 16, 7: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维色啦:最后假设的可能性更大,现在在藏区经商的汉人不要说入乡随俗(藏人的文化信仰和习俗的尊重),连最起码的经商道德都没有了!这也许是共产党在六十多年里给汉人的所谓解放文化教育的结果吧!

Post by 屋脊之声 on 2007, May 16, 2: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引用 雪红雪白 说过的话:
我看到了大瓶装的郫县豆瓣
不心如止水,怎么办?已经成了四川的经济殖民地

你还知道“经济殖民”啊?我还以为你都没一点长进呢。
豆瓣之类的东西在经济中占的比例实在微不足道,你在这个上做文章,只能证明你也就停留在这个层次上了。

Post by 康采恩 on 2007, May 15, 10: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2008.tibetan olympics.
dharamsala
www.tibetanolypics.com

Post by yama on 2007, May 15, 10: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唤醒中国人麻木的灵魂
  我相信,更多的中文读者会通过《山麓那边是西藏》这本书而认识西藏。尤其在不久前发生的中国军人猎杀流亡藏人少女的事件中,世人不难看到,对於中文世界许多已经麻木了的灵魂而言,实在是太需要像茉莉这样的文章来唤醒他们。
  虽然在边界猎杀流亡藏人并不是头一次,但由於这次事件是在为多外国登山者睽睽注视下发生的,中国政府因而无法像以往那样以不认帐或抵赖了事,起初中国政府狡称那些人是走私者,後来则更加无耻地宣称解放军猎杀这些西藏少男少女是为了自卫。
  相对於政府的无耻狡辩,一些中文读者的反应更令人沮丧。在刊登这些藏人被猎杀经过的网站,一些中文读者不仅胡说这些内容是“虚假的宣传录影"或“帝国主义的录影"“应该删除",甚至还公然为猎杀藏人叫好。面对这样的冷酷,人们很难不对这个自称文明大国的国度之文明含量产生疑问。

http://www.xizang-zhiye.org/gb/xzxinwen/0705/index.html

Post by Kawaibhumo on 2007, May 15, 9: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感谢玛交巴塔啦,都下载了,有时间会学习的。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15, 7: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听说,郫县豆瓣 、老干妈、军用红烧猪肉罐头和午餐肉罐头,等等,在达兰萨拉也有卖。只是不知道是否过期,是否假造?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15, 7: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受伤了.

Post by rico on 2007, May 15, 7: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联合国公约
土著人民
  土著民族历来认同“大地母亲”,其文化特征主要基于同大地及其果实的长期联系。因此,一旦这种联系中断或受损,他们的人权受侵害的局面便接踵而至。土著民族深陷于社会边缘,社会、经济及人文发展水平很低(根据多边机构制定的定义和准则)。土著居民严重缺乏基本社会服务,遭受歧视,在司法方面特别如此。来自一些国家的报告尤其令人不安:社区领导人受到谋杀、法外处决、死亡威胁;在采取新的反恐怖主义措施时,土著代表和领导人受到迫害。充分落实受教育权利的障碍重重,有关使用和保护土著语言和文化的问题也不例外。
  在许多国家土著儿童的状况仍然十分悲惨。特别值得关切的是武装团伙强征土著儿童及青少年入伍,有时有组织犯罪集团也这样做。另一相当严重的问题是,土著儿童,特别是女孩,出于贫困,充当童工。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基金会)的资料,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多数童工在矿井、田野、工厂工作,或充当佣工。这一情况也发生在亚洲和非洲。在许多农村土著社区,利用儿童做工及从事相关活动对家庭生存至关重要。但这种做法严重妨碍儿童上学。这也是各个区域土著儿童及青少年教育成果指数低的原因之一。
  土著社区的童工现象虽然首先是贫困所致,但也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歧视、移徙、犯罪、教育方案缺乏、社会保护不足等因素对其都有影响。土著和部落女孩和少女特别易受伤害,许多人被迫落入贩卖人口的网络,年少时就被迫卖淫或遭受其他形式的性剥削。虽然许多国家已经签署并批准禁止利用童工的许多公约和协定,但这些文书并没有在国家和地方一级得到执行,童工的祸患没有得到有效铲除。

Post by 玛交巴塔 on 2007, May 15, 4: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只有悲傷,還有什麼

Post by dorjee on 2007, May 14, 8: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我看到了大瓶装的郫县豆瓣
不心如止水,怎么办?已经成了四川的经济殖民地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May 14, 7: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交松其,...................

Post by 卡瓦格博 on 2007, May 14, 4: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