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大喇嘛被抓了,他们怎么办?


嘎玛(化名)是雅江县西俄洛乡的农民。在嘎玛所在的这个村子里,过去偷盗、抢劫都有发生。80%的男人吸烟、酗酒、斗殴、杀生、赌博。不过在传统上,每年有15天是要请喇嘛到村里来讲经传法的。自从请到了丹增德勒仁波切来村里讲经之后,他在法会上每一次都苦口婆心地规劝村民戒除上述种种恶习,老百姓因为很敬仰他,都听从他的话,发誓改正。他们都习惯叫他大喇嘛。

嘎玛过去打架出了名,九三年他在大喇嘛的法会上发誓再不打架,如今他一说起用刀砍过别人就十分后悔。

这一带有很多汉地来的木匠在这里干木工活。最多的是从四川雅安来的,所以这些木匠都叫做雅安木匠。雅安木匠干完活,有的藏族家不给付工钱,大喇嘛知道了就自己掏钱给木匠,这样有不少汉人也很信奉他。

嘎玛的朋友曲扎(化名)过去喜欢赌博,很厉害,后来也是在大喇嘛跟前发誓戒掉了。

2000年6月,丹增德勒仁波切悄悄地出走了,这是他第二次出走。之所以出走,据说是犯了三个错误:一是触犯了林业局。林业局因为大肆砍伐森林,把国营林都砍完了,于是就来砍伐集体林和自营林,激起了当地百姓的不满,仁波切便出面阻拦林业局的行为,因而遭致怀恨。二是自办学校。仁波切办了两年多的和平小学并没有得到政府的同意和支持,属于擅自行为,影响很不好。三是他在乡下修建念经堂,也是属于违反政策法规行为。

仁波切出走前夕,州国安局有关人员到雅江把他叫去谈话,谈了两天,态度很恶劣,然后在一份罗列了一堆罪证的材料上让他签名,其实就是按手印。若不按手印就不让他走。不久,仁波切接到从州国安局打来的电话,要他第二天就去州府康定,不能带随从,对外就说是去康定看病。仁波切心里很不安,他联想到他身边的一个扎巴(僧人)有一次就是在雅江的大街上被陌生人叫去办事,结果却是被关进了监狱,几个月后才释放,因此仁波切下了秘密出走的决心。临行前他留下了几十盘录音磁带,给每一个村子都留了一盘,告诉村民他不会去更远的地方,只是在附近呆一段时间就会回来。

仁波切走后,老百姓都很难过,很多人放声大哭。他们都很气愤,表示愿意为仁波切做任何事情。各村各乡联名写信,准备上访告状,为仁波切讨公道。嘎玛和曲扎都说,我们要上县里头,上州里头,上省里头,再不行,我们上北京。我们要问个清楚,我们这么好的仁波切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他?!

果然,这些来自康地农牧区的藏人们最后一直上访到了北京。他们用自己并不流利的汉话向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们陈述他们的仁波切的每一样好,最终被告以将会对仁波切有个正确的结论。他们很高兴地带着官员们印有鲜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名片返回了家乡。似乎确实有效果,不久,有县里官员代话来说,转告活佛不必再躲藏了,他可以回来,政府不会对他怎么样。

于是,似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在出走将近半年之后的一个平常的日子,丹增德勒仁波切悄悄地回到了他建在县城的一个山坡上的房子里,那里有他念经修法的佛堂,有小小的可以让他休息的房间。老百姓知道他们的仁波切回来了,都赶来看他,像嘎玛、曲扎这样身形骠悍的康巴汉子竟哭得跟小孩子一样。

2001年的夏天,仁波切的母亲去世了。不久当我在藏地旅行,途经雅江专程拜访仁波切时,自幼丧父的仁波切难过地告诉我:“我的妈妈苦啊。我的妈妈死了,我要为她闭关一年,每天念经修法。”还给了我100元,请我回到拉萨之后,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跟前的金灯里添加酥油。

人们都以为仁波切没事了。而且仁波切天天不出门,关在屋子里一心一意地念经修法,也不盖庙子,也不办学校,应该是没事了,可是谁也想不到,就在2002年4月7日,他还是被政府派来的公安人员抓住了。一起抓走的还有他身边的四个扎巴,如今到底被关在何处谁也不知道。

这一次的罪名太大了,据说是跟年前在成都天府广场上发生的爆炸有关。说是当时爆炸发生之后,警察就在人群中抓到了一个藏族人,而这个藏族人恰巧在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身边为他干过活,因此,这个爆炸案被认为是仁波切指使和安排的,也因此,理所当然地,这一次就要抓仁波切了,他再也跑不脱了。

这一次,嘎玛和曲扎他们怎么办呢?

(2002年12月 唯色写于北京)

图1:雅江县城的山坡上,那座黄色遇绛红色相间的藏式寺院,丹增德勒仁波切曾经居住于此,而今人去房空。
图2:坐在丹增德勒仁波切对面的老人曾经酗酒如命,后来在仁波切的要求下戒了酒。他说仁波切给了他长寿的生命。
图3-图5:这就是嘎玛和曲扎所在的西俄洛乡,丹增德勒仁波切多次到这里传播佛法,教化村民。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7.84 K
尺寸: 400 x 301
浏览: 2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7.78 K
尺寸: 400 x 255
浏览: 1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7.47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2.92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7.99 K
尺寸: 400 x 151
浏览: 3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9条记录访客评论

不知道怎么就进到这里,在这里看文章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政治味道很浓烈,还充满了火药味,充满了仇恨,充满敌意,而且很有目的。远离

Post by 感觉 on 2008, March 29, 5: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这一次的罪名太大了,据说是跟年前在成都天府广场上发生的爆炸有关。说是当时爆炸发生之后,警察就在人群中抓到了一个藏族人,而这个藏族人恰巧在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身边为他干过活,因此,这个爆炸案被认为是仁波切指使和安排的,也因此,理所当然地,这一次就要抓仁波切了,他再也跑不脱了。

---------------------------------------
我不相信这样的文字
如果用一个谎言反驳另外一个谎言,这样是不对的。

Post by gaga on 2008, March 11, 2: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少数群体的保护
  少数群体人数多达10亿,占世界人口的15%至20%。国际法的普遍解释倾向于采用自我认同原则,根据这项原则,有关个人的意愿决定着个人对某个特定少数群体的认同,因而决定着该少数群体本身的存在。人权委员会在其第23号一般性意见中强调,“声称不基于种族、语言或宗教原因进行歧视的一些缔约国仅以此为依据,错误地坚持认为它们没有任何少数群体”。委员会还指出,一个少数群体的存在“并不取决于某个国家的一项决定”,而是“需要按照客观的标准予以规定”。不歧视和平等享有权利,并不排除某个特定国家内部存在少数群体。
  现有国际人权法为增进和保护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权利奠定了一个框架。两项《国际公约》都包含了对少数群体特别重要的规定。《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七条承认,“在那些存在着人种的、宗教的或语言的少数人的国家中,不得否认这种少数人同他们的集团中的其他成员共同享有自己的文化、信奉和实行自己的宗教或使用自己的语言的权利”。两项《公约》的其它一些规定虽未直接涉及少数群体,但在这一背景下应当提及:《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规定人人有权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关于受教育权的第十三条规定,教育应促进各民族之间和各种族、人种或宗教团体之间的了解、容忍和友谊;该公约的第十五条规定了享受文化的权利。在这一方面还应当提及《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这项公约或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所通过的一般性建议都未直接提及少数群体的概念,但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向缔约国提出的一般性建议和结论性意见明确表明,委员会认为少数群体的状况与其工作十分相关,而且指出委员会认为,《公约》对少数群体提供了保护。就宗教少数群体而言,应当指出,虽然《公约》未列明基于宗教理由的不歧视,但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确实承认种族歧视与宗教歧视的交叉性。最后,1948年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灭绝种族罪公约》)将灭绝种族罪定义为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的罪行和刑法上应予以惩治的罪行。
  不歧视、法律面前平等和参与――保护少数群体的必要条件――奠定了所有人权条约的基础。然而,并未禁止一切差别待遇。为纠正结构性不平等现象采取步骤是允许的,在某些情形下是必要的。但对此类措施的可接受性有限制,即这些措施一旦实现其预期目标即应终止实施,这一点在《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第二条)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中均作了明确规定。
  1992年12月18日,大会以47/135号决议通过了《在民族或族裔、宗教或语言上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权利宣言》(以下简称《少数群体权利宣言》)。该宣言是这一领域最全面的国际文书,它不仅保护少数群体的特性,而且保护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若干权利。少数群体问题工作组主席兼报告员根据工作组的经历对《宣言》所作的解释,是帮助实施《宣言》的一个有益的工具。
  实施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权利,强调需要不仅认识和纠正不平等现象,而且容纳差异和多样性。因此,缔约国的义务是支持和发扬文化、传统和风俗,但“违反国家法律和不符合国际标准”的特殊习俗除外(《宣言》第四条第2款)。为保护少数群体的存在和特性而采取特别措施和鼓励为保护少数群体创造有利条件,应有助于少数群体的融合。对其特性的尊重,对确保融合不至于导致少数群体在主流环境中的强制同化至关重要。
  各项区域性文书也与增进和保护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权利相关。这些文书是在非洲、美洲和欧洲区域内制定的。欧洲理事会主持下通过的《欧洲保护少数民族框架公约》,提供了有关全面标准的一个范例。
(节选自:E/CN.4/2004/75《在民族或族裔、宗教和语言上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权利》

Post by 玛交巴塔 on 2007, May 15, 4: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引用 斯朗安多娃 说过的话:
你好唯色啦!你最近在哪里!我有突破封锁软件天天能读到你的博文.祝你吉祥\如意!
扎西德勒,斯朗安多娃!我离开拉萨到北京了。我会常常发新帖的:))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13, 8: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你好唯色啦!你最近在哪里!我有突破封锁软件天天能读到你的博文.祝你吉祥\如意!

Post by 斯朗安多娃 on 2007, May 13, 8: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引用 yamaraza 说过的话:
gzigs dang .
2007.4.25.la ,rgyal ba rin poche nas
ngas bod mi rigs kyi ched du dka' las brgyab nas          lo bdun cu la slebs pa red, rgyal ba rin po che yis byed gi red ce nga'i sgang la spungs na 'grigs gi ma red
'di mi rigs shig ge 'thab rtsod red,
thshang mas dka' las rgyag dgos..
nga'i sems gting ge wu ki la thugs rje che 'dgi yig bsgyur  byed rog


(看这里)

2007年4月25日,嘉瓦仁波切说:“我为藏人的事业已经工作了七十多年了,都说‘嘉瓦仁波切会做的’,就这样把事情全部堆到我身上,这是不行的。这是整个民族的事业,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Hi, Yamaraza la, Nga 'Tibetan' Yin  :-)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11, 7: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引用 yamaraza 说过的话:
(phu nu tsho)
longs dang......
ri gsum tse mo nas kwi sgra rgrogs,
gangs ri'i bla srog la zungs khrag gi zhabs 'degs zhu,
mthun sgril gyi lag pa dsgrel nas...
rlabs chen gyi lo rgyus la ....
la rgya yi snying stobs 'jogs,
ya nga ba'i 'jigs rten 'di zhi bde la sgyur dgos,
phu nu tsho...longs dang


(年轻的朋友们)

站起来!
三座山峰在呐喊,
要为延续雪域的生命之脉而牺牲。
手拉手团结起来,
伟大的历史是我们的信念和精神动力,
要把这悲惨的世界变成和平的世界。
年轻的朋友们,站起来!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11, 7: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人在家里坐,祸从天上降吗?一切灾难是人类制造的,并不是天。

Post by 玛交巴塔 on 2007, May 11, 12: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gzigs dang .
2007.4.25.la ,rgyal ba rin poche nas
ngas bod mi rigs kyi ched du dka' las brgyab nas          lo bdun cu la slebs pa red, rgyal ba rin po che yis byed gi red ce nga'i sgang la spungs na 'grigs gi ma red
'di mi rigs shig ge 'thab rtsod red,
thshang mas dka' las rgyag dgos..

nga'i sems gting ge wu ki la thugs rje che 'dgi yig bsgyur  byed rog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y 10, 7: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phu nu tsho)
longs dang......
ri gsum tse mo nas kwi sgra rgrogs,
gangs ri'i bla srog la zungs khrag gi zhabs 'degs zhu,
mthun sgril gyi lag pa dsgrel nas...
rlabs chen gyi lo rgyus la ....

la rgya yi snying stobs 'jogs,
ya nga ba'i 'jigs rten 'di zhi bde la sgyur dgos,
phu nu tsho...longs dang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y 10, 6: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康采恩朋友,说实在的,你说个几巴,这里不欢迎你,请自觉踢出.........

Post by 卡瓦格博 on 2007, May 10, 4: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有位藏人告诉过我:藏人在藏区的安全十条法则“1,藏人不能在藏区做好事出名;2,藏人不能热爱自己民族出名;3,藏人不能信仰佛教出名;4,藏人不能说真话出名;5,藏人不能对本民族历史文化学习出名;6,藏人不能替藏人说话出名;7,藏人不能关注藏区环境出名;8,藏人不能强调自己是藏人出名;9,藏人不能对藏人弱势群体热情出名;10,藏人在藏区不能作好人出名。
如果这里面一项藏人不小心做了,中国人会很不高兴的是吗?甚至会说触犯了他们的“法律”对吗?

Post by 印度人 on 2007, May 10, 2: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拜托各位,既然阿加唯色已经下了不止一次逐客令,大家是不是配合一下: 不要再把自己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小丑身上!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9, 9: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引用 雪红雪白 说过的话:
康采恩又在血口喷人。唯色坚持自治的立场,王力雄力图以中藏谈判的方式断绝西藏独立的可能。即使是这样,他们依然受到了当局不断的骚扰和迫害,唯色更因得不到护照无法自由旅行。

康采恩 is clown.  Don't care him. Let him crying.

Post by Kawaibhumo on 2007, May 9, 8: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王力雄母亲是江Core以前的领导,江Core不在了,唯色和王力雄就麻烦了。

Post by 康采恩 on 2007, May 9, 8: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康采恩又在血口喷人。唯色坚持自治的立场,王力雄力图以中藏谈判的方式断绝西藏独立的可能。即使是这样,他们依然受到了当局不断的骚扰和迫害,唯色更因得不到护照无法自由旅行。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May 9, 8: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唯色坚持藏独立场,王力雄鼓吹分裂中国,当局怎么没抓他们?

Post by 康采恩 on 2007, May 9, 7: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如此费尽心机、罗织罪名的卑劣行为,有可能是“一个刚好可以应付日常所需要的机械的科层官僚机构” 、几个酒醉饭饱处于半文盲状态的官僚干出来的吗?有人信吗?我觉得难以置信。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丹增德勒仁波切接受招安,酒色不拒,业余做做生意、卖卖啤酒,绝对不会是今天这个处境。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May 9, 5: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原来是这样。闭关在家,还要受到这样莫须有的指控!天理何在?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May 9, 4: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