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对话的基础在哪里?——藏人网友KawaiBhumo致“无明火起”

 

对话的基础在哪里?——藏人网友KawaiBhumo致“无明火起”

 

“无明火起”们:

 

这些天一直在此博客浏览,见识不少,感受也颇深。在此谈一些本人的观点,以求沟通和理解。如有不妥,不吝赐教。

 

首先,你可能确实想与我们进行理性的沟通,但你总是得不到回应,为什么? 因为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谈话前提。你想在承认既成事实的前提下(即西藏已成中国的一部分)来探讨相关问题。因为你觉得强势吞并弱势是历史的必然,而藏人认为西藏自古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中国非法侵略了西藏。藏人无法接受你的前提条件,至少你要先承认侵略这个事实。即使达赖喇嘛所倡导的“中间道路”也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基本原则。

 

第二,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即使没有经历过中日之战,但对于日本人你是恨之入骨,这从你的话语中可见。换位思考,我想你应该理解藏人的感受,更何况我们还正在体验着你们过去的经历。不管政府如何美化,如何利诱,曾经的和目前发生的却是无法遮掩的事实。有趣的是,从你和“忍无可忍”的对话中,我看到了两个民族对于侵略者所持的态度。对于藏人,汉人是侵略者,但目前藏人所争取的仅仅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治权,只要求你们承认侵略的事实并予以道歉而已。而对于汉人,日本人是十恶不赦的侵略者,即使他们早已经停止侵略,也已表示道歉,你们却还耿耿于怀,极尽侮辱和诽谤,有点得理不让人的感觉。这仅仅是强势与弱势的差别? 还是深层文化心理的差别? 在此我得提醒你们的祖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三,也许藏族是一个感性的、不善施诡计的民族,但我们决不是弱智和懦弱的民族。不论中国多么强大,但我们坚信正义会战胜邪恶。我们会凭自己的力量争取我们所应有的权益。目前西藏问题已经成功地国际化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仰仗西方等外国势力,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事实上任何国家、任何民族总是会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美国、欧盟、印度等也不例外。他们无法拒绝庞大中国市场的诱惑,在国家利益的旗帜下只能违背正义和良知。他们时不时地给达赖喇嘛颁发各种奖项,无非就是安抚藏人的心,表达他们的歉意,抑或是安慰他们自己的良心而已。我们永远只是他们棋盘上一颗子!犹太人经历千年的苦难终于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了以色列国,而我们也会做好这样的准备!

 

第四,国家、政府和人民的确不是同一个概念。但对于青藏高原,早在现政府之前的蒋介石、孙中山或更早的明朝都是觊觎已久,这很难让我相信侵略西藏是某个政党的行为,而不是国家行为。而就中国人民我更不敢忽视,在本民族利益趋势下没有几个真正站在正义一边的,即使是在海外见多识广、接受了民主自由熏陶的精英们,更别说网上那些无知而又狂妄的大汉族主义们。许多人宁愿让骨肉相连的台湾独立,也决不允许与你们格格不入的藏人分离。不仅是为了显示你们的强大,也是因为藏地有着极大的开发潜力。

 

第五,是的,共产党来了,推翻了腐败无能的噶厦政府,加速了西藏物质文明的进程,五十年来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拉萨等重要城镇,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然而,天上不会白掉馅饼,这一切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在此暂不论领土、主权、文化、资源等命题,就单从普通百姓的生活而言,上百万的屠杀致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百万千万的移民又要使多少人失去家园、走投无路? 你也许会说平等竞争,优胜劣汰。那么怎样算是平等呢? 首先我们必须要用所谓的官方用语参赛,而这不是我们的母语,我们在起跑线上就输了。其次自古讲究因果报应的我们无论如何也搞不赢不怕天不怕地的唯物主义者们,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没有秩序、权大于法的竞争环境下。面对这样强加给我们的压力和苦难,我们就只能歌功颂德、只能坐以待毙吗?

 

第六,你说汉人都能够接受绝大部分包括使用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以及在宗教、文化、经济领域的自主发展。而这正是达赖喇嘛所提倡的“中间道路”所要争取的权利。他是慈悲的化身、和平的使者,在目前全球一体化趋势下,他想以最少的代价换取两个民族的双赢结果,因此为了所谓的良好谈判环境已做了很多的让步。但得到了怎样的回应呢? 除了肆意侮辱、蓄意歪曲外,没有任何正面的积极的反应。这怎能不让藏人寒心? 又怎可能让藏人闭口缄默呢? “谎言说上一百遍会变成真理”, 这在过去可能行得通,但在信息产业发展迅猛的今天,一切的愚民政策、一手遮天的美梦恐难维持,只有冷静、务实才是解决之道!许多人认为达赖喇嘛之后就容易解决西藏问题,其实是大错特错!且不论一个较为成熟的、民主的政府已经存在,我们还有一个民族领袖——嘉瓦噶玛巴正在冉冉升起,这样的循环往复会生生世世传下去,又奈我如何呢?

 

第七,藏族是一个开放、活跃、热爱和平的民族。我们所说的“真正成为自己土地的主人”,并不是说要赶走所有与我们有着不同文化和信仰的人。早在汉族到来之前,西藏的土地上就有穆斯林民族,也还有印度、尼泊尔等地商人。大家各行其事、和平共处,没有形成很尖锐的矛盾。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完全变了,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受到歧视、排斥。Tibetan所说的藏族出租车司机的工资比汉族低,这是事实。我还听说在一些餐馆、商店也是如此。你也许会说这是部分奸商的行为,那么他们哪来的这胆量? 不就是在国家机器强压下,藏人连这种平等权利都不敢争取的结果吗? 藏汉两个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按达赖喇嘛的话说是“有和有争,但总的来说和的时候多,争的时候少”,历史上也有过宗主关系。相对于白人、黑人,我们的文化更接近,如果有一个平等、尊重、理解的大环境,我们或许会相处得更融洽。那么总是置自己于高高在上、总是踩着别人又想别人感激涕零的汉民族,何时会摆正自己的位置,也给别人一个说话的权利呢? 藏族有个谚语:“藏人死于希望中,汉人死于怀疑中”,历史一再地证明它的正确性。藏人总寄希望于用中间道路解决分歧,而汉人总怀疑“这个诉求背后隐含的独立意图”,那么对话的基础在哪呢?

 

第八,文化只有不同,没有高低。汉民族有几千年光辉灿烂的文化,在人类历史进展中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这是有目共睹的。但这不代表这种文化中就没有糟粕,更不代表这种文化永垂不朽。当今的中国早已丢弃了深厚的儒家文化,道德低下,信仰失落已是一个全民族的痼疾,不仅腐化着汉民族,也给别的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而与此相反,以藏传佛教为根基的藏民族文化如今却绽放着它的美丽花朵,开遍全世界。平等、慈悲、和平的理念如春风般正在给当今这个混乱恐怖、尔虞我诈的世界送去阵阵温暖和花香,有些人不想看见不想听见也没法逃避过去!

 

第九,尽管你们很爱自己的国家,很爱自己的民族,但请你们也理性一点,不要总拿一些篡改的或断章取义的资料来抬高你们而贬低别人。任何的国家、任何民族都会有不光荣的历史。要翻老底,你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拿太监阉割来说,恐怕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让全体女人裹脚也可能是人类历史的奇迹,更不要说让我们听到都觉得不寒而栗的腰斩、凌迟和五马分尸等酷刑。在这里我又禁不住要说一个藏族谚语——“翻转拉过的屎,除了臭气一无所获”。我想我们就不必为此纠缠不休了。

 

第十,你们也不要将有正义感、敢说真话的“雪红雪白”们,以叛徒定罪,而拒绝对话。这只能说明你们的鼠肚鸡肠,容不得反对意见,更容不得来自内部的反对声。你们不是真理的化身,你们为什么不问,为何他会站到另一个队伍里?

 

 (转自本博客的跟贴)

 

图为2001年的拉萨街景(王力雄拍摄)。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7.2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4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2条记录访客评论

解决西藏问题只能实施藏族, 维族,蒙古族人民武装大起义, 肢解分裂中国.
武装大起义, 肢解分裂中国.
武装大起义, 肢解分裂中国.
武装大起义, 肢解分裂中国.
武装大起义, 肢解分裂中国.
武装大起义, 肢解分裂中国.
武装大起义, 肢解分裂中国.

Post by sd312 on 2008, May 10, 11: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西藏自治区清洁扫毒委员会:
清洁西藏,保护文明。
长禽狸
狐蠢猾  
貉喷  
獐蛇菌
污阴界 
妄病溢
催浴淫 
茎鼠播 
扫毒除害! 

Post by 丹巴达杰 on 2007, May 15, 4: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yamaraza 说过的话:
(gcig pham gcig  rgyal ni 'jig rten gyi chos nyid yin );
skad yig ni mi rigs shig gi bla srog dang....
slob phrug ni ma 'oang pa'i son rtsa yin ,
slob sbyong ni dpa' bo zhig gi lag cha dang.
shes rig med pa'i dmag dpung ni che glen pa,  rje lus,pham kha can. kho na yin,
de yi phyir nga tshos rang nyid rig gzhung la sbyangs pa mthar phyin nas 'dzam gling ge khrim dang,smra drjod rang dbang, 'gro ba mi yi thob thang sogs ha go dgos.....?


(自然, 有成功就有失败)
语言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今天)学校里的孩子就是为明天播下的种子。
教育是最卓有成效的武器,一个缺乏知识的群体是松散和愚蠢的。
所以,我们要努力掌握知识。
首先要学好自己的文化,然后还要接受国际法则、自由和人权等的教育。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14, 5: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gcig pham gcig  rgyal ni 'jig rten gyi chos nyid yin );
skad yig ni mi rigs shig gi bla srog dang....
slob phrug ni ma 'oang pa'i son rtsa yin ,
slob sbyong ni dpa' bo zhig gi lag cha dang.
shes rig med pa'i dmag dpung ni che glen pa,  rje lus,pham kha can. kho na yin,
de yi phyir nga tshos rang nyid rig gzhung la sbyangs pa mthar phyin nas 'dzam gling ge khrim dang,smra drjod rang dbang, 'gro ba mi yi thob thang sogs ha go dgos.....?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y 12, 5: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引用 yamaraza 说过的话:
ma 'ong pa'i rgya bod
da lta rgyal ba rin po che yod skabs
rgya nag gis bsam blo btang na yag shos red
gal srid nyin cig rgyal ba rin po che med skabs
rgya bod dar khrag gi rgya mtsho 'khyil nges.
nga tsho rgya mi rigs la dga' po yod.  yin na yang rgya nag gi chab srid de ha cang sdug skyag 'dug
TBT gis gsung pa ltar  lam kha gnyis pa zhig btsal dgos.
rgya nag gi Dalailama shi sgug byed pa de lkugs pa rang red,   mi rigs zhig gi 'thb rtsod ni mi mang nyung
gi khyad par ma yin, snying stobs dang 'char gzhi yin,
bod mi rigs gi rgan pa tsos 'char 'zhi dang ma 'ong gzhon nu tso'i snying la rag las yod.
'dzam gling zhi bde 'thob par shog.
tibetan la re ba zhu, 'di yig bsgyur


(未来的汉藏问题)

      现在嘉瓦仁布切还健在,中国对这个问题加以考虑是最好的。如果有一天嘉瓦仁布切不在了,汉藏之间就会相互残杀、血流成河。我们对汉民族没有仇恨,但是,中国的政治太残酷。
      就像西藏方面所说,我们要寻求一条中间道路。中国等着达赖喇嘛去世(的想法)是非常愚蠢的,一个民族赢得斗争与它人数的多少没有直接关系,而与其精神及毅力(长远打算)有关,也就是老一辈藏人的长远打算,与未来年轻一辈的精神。

祝愿:世界和平!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12, 7: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ma 'ong pa'i rgya bod
da lta rgyal ba rin po che yod skabs
rgya nag gis bsam blo btang na yag shos red
gal srid nyin cig rgyal ba rin po che med skabs
rgya bod dar khrag gi rgya mtsho 'khyil nges.
nga tsho rgya mi rigs la dga' po yod.  yin na yang rgya nag gi chab srid de ha cang sdug skyag 'dug
TBT gis gsung pa ltar  lam kha gnyis pa zhig btsal dgos.
rgya nag gi Dalailama shi sgug byed pa de lkugs pa rang red,   mi rigs zhig gi 'thb rtsod ni mi mang nyung
gi khyad par ma yin, snying stobs dang 'char gzhi yin,
bod mi rigs gi rgan pa tsos 'char 'zhi dang ma 'ong gzhon nu tso'i snying la rag las yod.
'dzam gling zhi bde 'thob par shog.
tibetan la re ba zhu, 'di yig bsgyur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y 11, 10: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犹太人经历千年的苦难终于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了以色列国,而我们也会做好这样的准备!"
西藏民族“是一个感性的、不善施诡计的民族,但我们决不是弱智和懦弱的民族”。
-------这是许多西藏人所想说的。
1。我希望在嘉瓦仁博切的“中间道路”下,西藏问题获得解决。以结束西藏民族的苦难历史,达成汉藏两民族的和解。
2。如果有人抱着“没有达赖喇嘛就不存在西藏问题的幻想”,将西藏问题拖到达赖喇嘛去世后,西藏人 将可能走上第2条路,即全民族的流亡之路,学习犹太民族。

Post by TBT on 2007, May 11, 5: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终于有人把汉藏关系和中日关系相比较了。

我一直有这种想法,但是一直也不敢说出来。Kawai, 我为你鼓掌。

Post by davidpeng on 2007, May 11, 1: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他们裹他们的脚,
我们走我们的路。。。。。。

Post by 玛交巴塔 on 2007, May 11, 12: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那个恶毒留言的人阿佳不必理会,他分明就是冲着阿佳内心最感痛苦的地方下刀子,这种精神折磨的勾当也干得出来,不是国保又能是谁?阿佳千万不要被他扰乱了心境。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May 9, 5: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王先生这张照片拍得好!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个人不值一提,大家不妨思考一下汉人中的曾金燕,这位被《时代》周刊选为今年世界一百位大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维权博客,为什么国保、便衣、特务的迫害没能使她屈服,在印度见到嘉瓦仁波切,她却五体投地。当局那么迷信暴力,为何还是输在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平凡僧人”手里?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May 9, 4: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引用 nirvana 说过的话:
我记得汉族有句话‘倚老卖老’,只是藏族不要倚。。。卖。。。就好;到底都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呵呵,把“心镜”和“人性”挂在嘴上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让人也只有由衷地叹服了。

心镜是个体和客观间不同视角的写照;人性更是凌驾于任何一个群体的之上对于人这个物种的本质的反映。
这两样东西经常说说点题一下,其功效等同和学佛者把慈悲反复重复。
高尚的,洗净血脉的博主所关注的弱势群体应该不仅仅是藏族,否则,也太狭隘了。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她的语言、文化、传承是单一纯粹的,只有相对的多元化。
不过,鉴于这里的追随大多每每看问题的方式与中共一样,我也无话好说了。
一叶帐幕的其止中共,众口铄金的又其止是汉族?!
另,上面说的‘一样’,是指以保护捍卫曾经拥有的名义颠覆破坏现实存在

Post by nirvana on 2007, May 9, 1: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引用 nirvana 说过的话:
我记得汉族有句话‘倚老卖老’,只是藏族不要倚。。。卖。。。就好;到底都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呵呵,把“心镜”和“人性”挂在嘴上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让人也只有由衷地叹服了。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9, 10: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五、堕落为权力与金钱拜物教的吸血僵尸

一个人如果灵魂没了,但还没死,那他就变成一个吸血僵尸。中共目前就是这样一具僵尸。它曾经有一个邪恶的灵魂,那就是它的信仰和它的神。它的神毛泽东死了,它的共产主义信仰也熄灭了。神死了,教会(共产党组织)还在,这个教会自然会被世俗的欲望完全吞噬。为信仰而存在的教会,堕落为只为保全其权力而存在的纯暴力组织;被精神压抑久了的肉体突然苏醒过来,其肉欲的疯狂,只能用饿鬼来形容。有人说,现在共产党是全党嫖娼,全党贪赃。这可能言过其实。但按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这个党是大有希望成为“贪赃党”和“嫖娼党”的。这是另一种邪教,世俗的金钱权力拜物教。

失去信仰但还要执政的邪教组织,对任何有信仰的组织都很敏感,而且恐惧。最近一年多来中共对以法轮功为主要对象的各宗教组织的镇压和迫害,就是这种恐惧症的爆发。不过,镇压别人,不如为自己招魂。当然不能再招回共产极权主义恶灵,要招的是自由信仰的灵魂。

2000年12月17日于美国麻省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9, 9: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三、共产党: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教会组织

一个组织象一扇门,如果你能进又能出,这是一扇正常的门,是学校、商店或教堂的门;如果你能进不能出,如果出来要付出惨重代价,这门就不正常,是魔鬼的门,或监狱的门。这种能进不能出的组织,就是邪教组织,黑社会组织,或帮会组织。共产党就是这种组织,兼有邪教、黑社会和帮会组织的多重性质。它能开除你,你不能离开它,你要退党,你就是叛徒。更有甚者,在共产党控制一切的年代里,它要你死你不能活,它要你活你不能死。你如果自杀,那是“自绝于人民”,你的家人要为你付代价。你不仅不能退党,你还不能退出属于党的生命。

中国共产党的这种性质与它的教义和它的创始人的出身有关。中共奉行共产主义革命的教义,以追求人间天国为宗旨,所以具有宗教性质;而这种宗教激化阶级仇恨,所以又是邪恶的宗教。它的创始人毛泽东等人,都是些不务正业的人,被研究者称为“边缘人集团”。最早加入这个组织的,除了一些理想主义者,大多是些工痞、农氓和文丐。死得最快的就是那些理想家,痞子气最足的人,比如毛泽东等人,不仅幸存下来,而且当了教主。常年的非法地下活动,使它只有象黑社会那样运作才能存活。谁当了这个党的首领,谁就成了这个组织的教主和黑帮老大。维系它的主要纽带是崇拜和忠诚。江泽民搞的所谓“三讲”,其实就是要整个组织重申对他这个新任老大的忠诚。

黑社会组织的一个梦想就是一统江湖,只要能做到,除了它,不让任何别的组织存在,特别不能要有信仰的组织存在。一党独大,是黑社会思想,不是现代社会思想。被这种组织统治过的社会,最大的灾难可能还不是它统治的时期,而是它灭亡后的时期。它消灭了所有组织,以便让它不能被取代;而一旦它全面崩溃,这个社会就会瘫痪。社会重建工作极为艰难。

四、党委书记:以整人为业的“神父”

世界几大宗教,其神职人员都以拯救人的灵魂为圣职。而在阶级斗争的岁月里,共产党教会的“神父”--党委书记干什么都是外行,只有整人是内行。由于教主毛泽东的乐趣就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各级主教对整人当然也都乐此不疲。

要算清楚这些神父们及其专政工具整过多少人,那你首先要数清楚天上的星辰。土改时他们枪毙农村里有财产的人,城市工商业改造时他们迫害手工业者、小业主和实业家,反右时他们镇压知识分子。

他们整治非党员,也是非共产主义教徒的常规方式是成份和档案。一旦被划进“地富反坏右”和资本家成份的人,就等于背上了公开的共产主义“原罪”,其本人和其家属就被排除在共产主义“天国”的“获救”名单之外,就等于立即被投进共产主义邪教统治下的人间地狱。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点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检验自己阶级觉悟提高的程度,方法是把他们打翻在地,再蹋上一只脚,“只许他们老老实实,不许他们乱说乱动”。

够不上背成份“原罪”的,让你背档案“原罪”。只要在你的档案里写上一条:“此人政治倾向有问题”,或“此人政治历史不清白,建议控制使用”,那你就完了,你不知道因为什么,你播种爱情总收获白眼,你的背后总有窃窃私语,你正正直直地走路,总会歪歪斜斜地摔跤,你大白天总是遇到鬼打墙。

新任教主江泽民上台,改革了各级主教的整人方式,改革了档案成份“原罪”,用黑名单代替档案,用帽子代替成份。动乱分子,自由化分子,邪教分子,就是江氏帽子工厂出产的几个最新产品。一旦你上了黑名单,你文章写得再好,无处发表;你工作成绩再突出,无人提拔。一旦你看起来象个“邪教分子”,穿制服的暴徒们就被授予打死你不受追究的权力。

江教主的新整人手册也启发了各级神父的灵感。现在整治不同政见者的手法相当现代化了。比如,用栽赃的经济罪判政治犯,比如对方觉的审判;用导演的嫖娼罪判新政治组织创始人,比如对彭明的审判。最新创造来自江教主的老家江苏。据英国BBC报道,江苏阜宁县国营丝绸厂的数百工人罢工,要求发放被拖欠的工资,并要求组织独立工会,其组织之一曹茂兵被送进盐城第四精神病医院,官方说他患了精神病。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9, 9: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二、仇恨教义把人变成兽

共产主义邪教给人类的最大教训之一是,人把人变成神,变成神的人就把人变成畜生或野兽。

几乎所有别的宗教都宣称到达天国之路,是用爱铺成的,是用善维护的。唯有共产主义邪教,用斗争、杀戮和仇恨作为它的教义,要用红血和白骨作为它的人间“天国”--共产主义大厦的建筑材料。这种斗争教义,据中国的当代教主毛泽东说,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讲的结果怎么样?所有人,在毛泽东和他的教会--共产党面前,都成了驯服的牲口;在别人面前,都成了凶恶的野兽。少女是美丽温柔幻想的同义语,但在文革期间,少女们成了死神的婢女。无数的中学教师就死在这些美丽的杀手手中。她们本应该开花,结果却是凋谢;她们本应该用嘴唇去亲吻,结果却用牙齿去咬人;她们本应该去怀孕,创造新的生命,结果却去屠杀,毁灭人生美景。

学生屠杀老师,就是共产主义邪教之树上结出来的亘古罕见的恶果。当然,它的邪恶成就不止于此。它还把每个人变成每个人的告密者,监视者和毁灭者。孩子告发父母,弟弟批判兄长,妻子出卖丈夫,情人检举情人,这些都不稀罕。老舍跳太平湖,他的妻子儿女推了最后一掌;高行建书稿被焚,是他告密的前任妻子点的火。人间“天堂”没有看到,人间地狱倒提前实现了。什么是邪教?邪教就是创造人间地狱的宗教。

在邪教统治下,“真”违禁,“善”犯法,“美”有罪。中共中央宣传部在西长安街5号办公。1989年6月4日早晨,有个中宣部的干部从办公室窗口看见坦克在六部口压碎了一列大学生的下半身。他被告知说,他看到的东西是假的。他辩解,结果被当作神经病人被开除。假话,是邪教下的通行证。邪教猖獗时,善良的人们都有罪,什么罪?同情的罪。凡出于人道考虑,不同意六四镇压学生的人,有的坐班房,有的被开除,有的入另册,有的列黑名单。这时候,只有具有魔鬼那样狰狞面孔和彻底根除同情心的人能愉快地高升。中国共产主义邪教的标准色是黑、蓝、灰。绚丽的色彩,优美的曲线,如果不是资产阶级情调,就是精神污染,必欲除之而后快。在反精神污染期间,有剪刀在工厂门口伺候,长发被剪短,喇叭裤被剪开。

仇恨是邪教的宪法,假恶丑是执政邪教的官方文化。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9, 9: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引用 nirvana 说过的话:
既然是价值,那就不用总是把民族或者种族挂在嘴上了;制度对于任何人都有两面性!
既然你提到“制度”,那么我推荐你读读这篇文章。

二十世纪最大的邪教
  
吴稼祥

去年以来,在所谓取缔“邪教”的名义下,中共开始了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最残酷的宗教迫害运动。法轮功信徒被搜捕,中功被取缔,民间基督教徒被迫害,甚至某些地方群众捐善款修建的佛教寺庙和道教道观也被关闭或拆毁。梵帝冈对中国教徒的封圣典礼,也受到中共官方的粗暴指责。似乎不经官方钦定的一切宗教信仰都是“邪教”,都是一种精神疾病,要用警察和棍棒来医治。

其实,中共送给别人戴的“邪教”牌帽子,它自己戴起来更合适。在整个20世纪,没有比共产主义更大更邪恶的宗教了。

一、把人变成神的“三无”邪教

共产主义者自称是无神论者,这只不过是个说法。人没有神是不能生活的。在共产主义者杀死了所有天上的神之后,他们必然要把他们的领袖变成神。中国共产党干部把死称作“去见马克思”,这表明,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马克思是他们的上帝,毛泽东是上帝之下的一个神。

神如果在天上,他的全能是对人的一种制约。在基督教里,人都是有罪的(原罪),人都是有限的,只要你肯忏悔,人也都是有救的。这“三有”,限制了人的狂妄无知和胆大妄为。有罪的人要赎罪,所以谦卑;有限的人不全能,所以安分;有救的人有希望,所以自爱,不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把坏事进行到底。

人一旦变成神,这个神就可怕了。他自认为自己象上帝一样全能,而他自己其实并不全能,这就使他变得无耻;他认为并允诺他自己什么事都能做到,比如“十年赶英,十五年超美”,比如“十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比如“三年让国营企业脱困,否则我辞职”等等,其实根本做不到,这就使他变得无信;他觉得他作为神的权威是不可质疑的,如果有人胆敢哼哼,在文革期间,在肉体上消灭之,在今天,不给你工作,只给你班房,这就使得他变得无情。无耻,无信,无情,就是把革命领袖变成神的共产主义邪教的最大特征。

更可怕的是,对这样的三无牌的神还要“三忠于四无限”,结果,无耻无信无情就社会化了,成为社会风尚。现在走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见到中国人,你不用问,一眼就能看出谁是大陆人。他大剌剌的,从不知道害羞,你明白这是无耻教育出来的;他碰到你根本不会道歉,还恶狠狠地看你一眼,你清楚,这是无情调教出来的;他说给你写推荐信,结果被推荐单位收到的是告状信,你恍然大悟,这是无信熏陶出来的。

一个邪教控制一个社会达半世纪之久,哪里还能看到正人君子?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9, 9: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引用 yamaraza 说过的话:
ngi sems gting gi spun zal tsho
om ma ni pa me hung
'dzam gling zhi bde yong bar shog,
yin na yang,
rang nyid gyol 'gul byed dgos.
rang dbang rang gis bsgrub dgos,
rang nyid kyi rig gzhuag rang nyid kyis bdg po rgyag dgos,
AMERICA,,,  nga tsho la rang dbang sprod gi ma red,
wu ki nga la 'di yig bsgyur gnang rogs.thank you'



我最亲爱的同胞们!
唵嘛呢叭咪吽
我们祈祷世界和平
但是
我们需要深刻反思
希望只能靠自己去创造
自己的文化要靠自己去保护
America或其他任何人都给不了我们未来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9, 7:5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thugs rje che khawai bomo
khyed rang gi bsm tshul la dga' po byung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y 9, 4: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ngi sems gting gi spun zal tsho
om ma ni pa me hung
'dzam gling zhi bde yong bar shog,
yin na yang,
rang nyid gyol 'gul byed dgos.
rang dbang rang gis bsgrub dgos,
rang nyid kyi rig gzhuag rang nyid kyis bdg po rgyag dgos,
AMERICA,,,  nga tsho la rang dbang sprod gi ma red,
wu ki nga la 'di yig bsgyur gnang rogs.thank you'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y 9, 4: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感谢佛主!
让我如此地为这个民族感到自豪!!
让我如此地为自己是藏人而感到骄傲!!!

祝福所有我的同胞: Bod Pa Tshang Ma La bKra Shis bDe Legs Shok !!!

Post by 忍无可忍 on 2007, May 9, 2: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我记得汉族有句话‘倚老卖老’,只是藏族不要倚。。。卖。。。就好;到底都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Post by nirvana on 2007, May 9, 12: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既然是价值,那就不用总是把民族或者种族挂在嘴上了;制度对于任何人都有两面性!

Post by nirvana on 2007, May 9, 12: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nirvana,
反过来说,有些您认为的“纯”藏人比汉人还汉人,您又如何解释?勿以“血”取人,关键在于能否勇敢地为世间和弱势民族的公理说出真话。您说呢?

Post by Changtangherder on 2007, May 9, 12: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哈哈,说得没错,再次谢谢你的提醒!
确实这不是什么民族问题,我已经告诉过你,这是一个价值的问题。正如余英时先生所言:“我们选择我们的价值,选择价值以后我们就真正相信这个价值,保卫这个价值。如此而已。”
如果非要说得更明白一点儿,看来还得劳驾余英时先生,他说“。……关于共产党的问题,根本没有什么别的问题,是个价值的问题。我没办法接受他那一套价值、想法。”
你若还不明白,非要转移话题,倒真的是有点混淆视听了。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9, 12: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引用 nirvana 说过的话:
血红雪白的激愤能够很好的通过汉文来表达,而对于唯色阿佳拉您,我一直奇怪,优越的藏族背景(尽管是个团结族),并如此热中挖掘藏族曾经经历的苦难,努力做实际有用的事,入魔至混淆视听,却始终没能使您产生意志学好藏文,这真不能不说是巨大的遗憾!
地球上每个人都有把心镜,估计您却只会用来照别人!
呵呵,你如何知道?要不我们来对话试试?藏语汉语都可以。虽然本人的确意志不足,这点你批评得没错,我将化为鞭策自己的莫大动力。对了,我那团结族虽说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计,传至三代已经稀释殆尽,然而你再三提醒倒是有趣得很。说得没错,本人不仅热衷于挖掘藏人曾经的苦难,还热衷于披露藏人今天的苦难,而且正在用母语的声音予以表达。谢谢你的鼓励!

有趣的是拉萨一些藏族好像并不因为您三代稀释的血统而忘记;
韩国人还把孔子认做祖宗呢,可见人性一斑;这不是什么民族问题;
人性于青天白日下昭然可视,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Post by nirvana on 2007, May 9, 12: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引用 nirvana 说过的话:
血红雪白的激愤能够很好的通过汉文来表达,而对于唯色阿佳拉您,我一直奇怪,优越的藏族背景(尽管是个团结族),并如此热中挖掘藏族曾经经历的苦难,努力做实际有用的事,入魔至混淆视听,却始终没能使您产生意志学好藏文,这真不能不说是巨大的遗憾!
地球上每个人都有把心镜,估计您却只会用来照别人!
呵呵,你如何知道?要不我们来对话试试?藏语汉语都可以。虽然本人的确意志不足,这点你批评得没错,我将化为鞭策自己的莫大动力。对了,我那团结族虽说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计,传至三代已经稀释殆尽,然而你再三提醒倒是有趣得很。说得没错,本人不仅热衷于挖掘藏人曾经的苦难,还热衷于披露藏人今天的苦难,而且正在用母语的声音予以表达。谢谢你的鼓励!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9, 12: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无明火起对KawaiBhumo的回应

11、用“无明火起”这个名字,本质上就是说我自己因为“无明”才会“火起”。在此向所有阅读了我文字的诸位忏悔,虽然我试图理性,我试图传递我认为的真实,但是我学养不够,思维有限,我的文字也许污染了您的眼睛,污染了您的心智,我今皆忏悔。

看了love的告白,白日里我感觉很冷。这也让我清醒了下来,我发现我也是一个孱头,这也是我拖家带口的年纪,也是我引车贩浆的职业所决定的。我说话一定也多了点和也酸了点。我也擅自将love兄送给颜色兄的勉励拿来自勉:第一多读书,读好书,第二做一个对人民和社会有益处的人,不要做一个低级趣味的人。

12、诸位万事顺意,吉祥长久。

Post by 无明火起 on 2007, May 9, 12: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无明火起对KawaiBhumo的回应
8.“中间道路”是一个名字而已,里面可以腾挪的空间犹如天地一般广阔。所以有无数个“中间道路”。不能接受其中某个“中间道路”,不代表任何东西。更不代表对宗教领袖所代表的智慧化身的敌对。

9.看看现代历史,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近代才形成的,民族国家的形成经常是现代性普遍趋势与复杂多变的现实地形相互作用、相互妥协的结果。种种经济、社会、种族、文化、政治的条件和障碍都可能在民族国家和民族主义的形成上留下决定性的印记。而民族主义的非文化主义性质并不意味着人类学和文明史意义上的文化就一定是民族国家形成的天然依据和屏障。

所以您不要总是用藏人文化的独特来证明独立的合理性。

10. 文化大革命,从1975年之后,没有人称颂,官方的态度是全盘否定。文革犯下的种种反人类,反智的罪行,没有人替他辩护。当然,今天有新学人在文革翻案张目。但那不是主流,如同德国也有个别为法西斯张目的人。人一多,总有个别不自觉。

但是我并不赞成否定1950年之后的一切。解放农奴在我看来无论如何都符合善的定义;经济发展在我看来无论如何都符合善的定义。你不能因为带来了文革,就因此否定带来的一切。

现代化一定会带来对旧秩序的破坏,可你说难道旧因此拒绝发展吗?

Post by 无明火起 on 2007, May 9, 12: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无明火起对KawaiBhumo的回应

4.在宣传中,我们被告知说藏族是一个感性的、不善施诡计的民族。在现实中,我发现人性都是一样的。佛教认为我们有无明;基督教认为我们有原罪。从人性上讲,都无差异的有人性的恶。

5.西藏问题已经成功地国际化了。这是藏人很自豪的地方,更是印度人,美国人……得意。但是我实在不觉得这有什么与有荣焉,反而有种也许你不懂得的悲伤。

6.在我看来,没有人“让骨肉相连的台湾独立”。这是您的误读吧?

7.仁波切,嘉瓦噶玛巴,对我而言,我敬重他们是宗教领袖所代表的智慧化身。所以我不原意有任何评论。如果当作政治领袖,那另当别论。问题是在藏人眼中,他们首先是宗教领袖。这使得他们的政治主张同样具有了宗教的神圣性和不可怀疑的先验特征。所以我实在不愿意妄加评议。同样,我本意是交流沟通化解敌意,并不想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当然,您非要用这个来讥讽我,我只好不应对。只希望一个巴掌拍不响。

Post by 无明火起 on 2007, May 9, 12: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无明火起对KawaiBhumo的回应

1.还是得到了回应,有些在我看来很感动我。

2.以下是你自己的话:
“历史上也有过宗主关系。”
“藏人认为西藏自古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中国非法侵略了西藏。”
其中的矛盾不需要我指出。
远的历史不提,就看最近的。在1788年和1791年尼泊尔入侵藏地后,达赖和班禅相继向乾隆皇帝求援。大将军福康安率1万多名清军“六战六捷,杀敌四千,收复后藏”,兵临加德满都城下。廓尔喀国王臣服清朝,永不再进入西藏。

3.中日和汉藏,是完全性质不同的概念。最好不要在这里讨论。如果一个代表藏人的人,又非要站在日本人的角度来和中国人讨论这个问题,其实很不明智。这只是我的的建议。我本意是交流沟通化解敌意,并不想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当然,您非要用这个来讥讽,我只好不应对。只希望一个巴掌拍不响。因此不再和敢说“真话”的“雪红雪白”们对话。

Post by 无明火起 on 2007, May 9, 12: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血红雪白的激愤能够很好的通过汉文来表达,而对于唯色阿佳拉您,我一直奇怪,优越的藏族背景(尽管是个团结族),并如此热中挖掘藏族曾经经历的苦难,努力做实际有用的事,入魔至混淆视听,却始终没能使您产生意志学好藏文,这真不能不说是巨大的遗憾!
地球上每个人都有把心镜,估计您却只会用来照别人!

Post by nirvana on 2007, May 9, 12: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