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分类:唯色·往事

破旧立新:拉萨改名记

在1966年8月的拉萨,正如当月29日的《西藏日报》所言:“一个‘破旧立新’的无产阶级革命浪潮,正以汹涌澎湃之势,席卷拉萨全城。”

大小: 90.18 K
尺寸: 400 x 271
浏览: 3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尼木事件”亲历者的回忆

基本上摘自于我写的《西藏“文革”疑案之一: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感谢住在美国的西藏学者才旦旺秋先生,为我提供并翻译了“美国之音”对“尼木事件”的亲历者德朗的访谈。

大小: 93.16 K
尺寸: 380 x 400
浏览: 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尼木事件”的疑问及之后的杀戮

这篇文章,摘自于我写的《西藏“文革”疑案之一: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原文太长,两万五千多字,是2006年由美国21世纪中国基金会、纽约市立大学及纽约皇后区图书馆合办的“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文化大革命40周年国际研讨会”的书面论文。

大小: 48.62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2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巴尚讲述1969年“尼木事件”

在跟随尼姑的人里面,确实没有发现有过去的领主或代理人出身的人,也没有发现有59年参加“叛乱”的人,应该说都是“翻身农奴”。

大小: 70.55 K
尺寸: 296 x 400
浏览: 6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上帝的寂寞

这篇文章,当时是为一个名为《上帝的寂寞》的纪录片写的。不过,题材涉及宗教和西藏,未能拍成。

大小: 93.39 K
尺寸: 400 x 271
浏览: 2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呵呵,还就拿“皮子”说事

前不久,我写了一篇《身穿野生动物皮毛的十七大代表》,RFA藏语节目报道了,博讯等中文网站也转载了。今天,有位叫扎西平措的同志写了两篇比我的文章还要长的留言(呵呵,辛苦了),其中有段话特别精彩:“正如拉萨城关区普通群众所说,旧社会,穿这样的藏装,我们连想都不敢想,新西藏,党的富民政策好,我们通过自己的劳动,置办新装,穿在身上喜洋洋。达赖却让我们烧掉它,你们穿够了、用够了,现在又不让我们穿,我们偏要穿!这是我们自己的藏装。”

好,那么让我贴一些拉萨普通群众在去年藏历新年的照片,看看他们是不是“偏要穿”。

大小: 41.23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纪念“六·七大昭寺事件”三十九周年

一个沉重的话题。却也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1968年6月7日,12个年轻藏人在大昭寺、在拉萨的街上,被解放军的子弹夺去生命。

是文革中的武斗,更是权力争夺的牺牲品。一个民族都成了牺牲品。

然而,文革——“杀劫”,在今天的西藏,结束了吗?

大小: 32.31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大喇嘛被抓了,他们怎么办?

仁波切走后,老百姓都很难过,很多人放声大哭。他们都很气愤,表示愿意为仁波切做任何事情。各村各乡联名写信,准备上访告状,为仁波切讨公道。嘎玛和曲扎都说,我们要上县里头,上州里头,上省里头,再不行,我们上北京。我们要问个清楚,我们这么好的仁波切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他?!

大小: 67.84 K
尺寸: 400 x 301
浏览: 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首次发布关于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相关图文

丹增德勒,康地南部的一个仁波切,或者说,阿安扎西,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的一个活佛。也是一个特殊人物,据说在县、州、省一直到中央都挂了号。

大小: 75.29 K
尺寸: 400 x 256
浏览: 1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被尘封的往事——文革时候的拉萨

至于那么多围成几圈的看客里面,有多少人是出于被解放的欢欣鼓舞,有多少人是出于恐惧和惶惑,有多少人是出于为己盘算的心计,我们也一样无从知道。但我们知道一点,那就是,事实上,奴隶依然是奴隶。当面带如此笑容的新主人出现时,当昔日用以传播佛法的地点变成不公正的法庭时,当一个人被莫须有的罪名加以羞辱性的审判时,那些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围观者们,或许还构不上帮凶的角色,但至少在表面上显得那么驯服的他们其实还是奴隶。他们其实从来也没有被真正地解放过。

大小: 36.54 K
尺寸: 384 x 400
浏览: 1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旧文重贴——乌金贝隆之旅:是寻找还是逃亡?

于是在《寻找乌金贝隆》这三合一的作品中,“乌托邦”成为当年那场集体迁徙的理由。并为此特设专版,将东西方文化有关“乌托邦”的种种说法罗列其中,以表明人类对理想世界的寻求实乃一种生命的冲动和心灵的需要。然而,这是上世纪50年代的藏北草原上几个部落的藏人离乡出走的理由,还是四十多年后来自北京的温普林送给他们的理由呢?即便是那些游牧藏人的理由,又为何早不走,晚不走,偏偏会择选一个相当特殊的时期而不顾一切地出走呢?

用“特殊时期”来代指西藏的上世纪50年代实在言轻。事实上,彼时的西藏正经历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巨大动荡。为了“解放在帝国主义压迫下的西藏同胞”,毛泽东派来了荷枪实弹的“金珠玛米”(解放军);为了“推翻万恶的三大领主”,毛泽东派来了发动阶级斗争的“工作组”。突如其来的革命风暴席卷了千年平静的青藏高原,原本属于“山羊喇嘛”和札那仓巴的羌塘草原又如何继续往昔的生活?

大小: 64.62 K
尺寸: 400 x 292
浏览: 1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旧文重贴——《农奴愤》,又回来了!

《农奴愤》的图片是黑白的,一如对西藏非黑即白的处理。但包装《农奴愤》的封面一角和封底是红色的,一如“红色”所象征的专制话语权。是的,党不必发言,党用一种颜色就可以代表最强大的话语权。于是在这强大的话语权的控制、遮蔽和曲改下,西藏的传统社会制度当然就是封建农奴制了,西藏人也当然不是三大领主就是农奴了。

是的,改写。党的文艺工作者们,多少年来就这么戏剧化地改写着西藏,改画着西藏,改唱着西藏,改舞着西藏,改拍着西藏,改塑着西藏。一如《农奴愤》正是在一种非常戏剧化的过程中,完成了党的文艺工作者们对西藏的全部想象。

 大小: 57.5 K
尺寸: 355 x 400
浏览: 1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西藏文革重现——《杀劫》视频

噶玛巴出走之后(日记)

    21世纪的前夜,向来被中共作为爱国爱教的典型予以培养的噶玛巴,以他的少年之身,在名为保护实则严密监视的管制下,竟像小鸟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往分裂分子的大本营,令当局既万分震惊,也万分尴尬。同时,让世界再次关注西藏在中共统治下的反常局势。更重要的是,让境内外的藏人们备受鼓舞!          

大小: 16.39 K
尺寸: 265 x 380
浏览: 3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噶玛巴在西藏时的故事

噶玛巴千诺!

噶玛巴千诺!!

噶玛巴千诺!!!

大小: 86.59 K
尺寸: 259 x 400
浏览: 3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金珠玛米——”

她是这么唱的,金珠玛米——,亚古敏嘟!

大小: 54.22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4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我的妈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人物:母亲和我。以下是母亲的口述。

我第一次看见汉人,可能是1952年。那是准备修路的汉人,拿着旗帜,吹着口哨,带着各种仪器。大人们都叫他们是“加米色波”,意思是黄汉人,因为他们穿的是黄颜色的军装。那之前就听说过汉人了,说汉人要吃小孩,是魔鬼。所以汉人来了,村里的孩子们又害怕又激动,胆战心惊地偷偷跑去看。通司(翻译)是个藏人,抓住一个男孩子问了句什么,男孩子吓得结结巴巴地...

大小: 33.66 K
尺寸: 301 x 400
浏览: 6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