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查看woeser_weise的文章

就这个发音:Le

“Le”既是一种解脱,有时候也是一种借口,甚至还是一种麻醉剂……

大小: 60.46 K
尺寸: 256 x 400
浏览: 3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那些废墟,那些老房子

消失的速度多么快啊。回到拉萨已经十六年的我,眼见诸多有形的消失比生命的轮回还要快……

大小: 119.57 K
尺寸: 300 x 400
浏览: 2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被关闭的博客

半年前,我的两个博客在同一天突然被关闭。具体原因不详,但获悉是得到了中央统战部的关照。对此,我只能认为我的两个博客的命运,与我在近年来被禁止发行的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两本书的命运一样,是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大小: 96.01 K
尺寸: 500 x 212
浏览: 1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这些西藏的绘画,这些今天的含义

网友密如仔的评说是:“每到拉萨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更敦群培画廊’。穿过帕廓街密集的商摊,走进这个由几个年轻藏族画家自筹自办的画廊时,拉萨给予我的那种沉溺堕落的感觉一下子融化在这些充满生命的绘画里。……再过几十年、几百年之后,当人们想了解这个古城的这段坎坷岁月时,他们一定能从这些藏族画家的作品中会感受到我们的喜和悲,我们的渴求和挫折。”

 大小: 45.88 K
尺寸: 332 x 400
浏览: 3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西藏人的梦想

西藏有一句人人皆知的谚语:汉人疑心重重,藏人总是梦想。许许多多藏人常常把这个谚语挂在嘴上,自嘲着说,无奈着说,绝望地说,没心没肺地说。但也只是说说而已,怀着各种各样的情绪说完了,还是那样,继续陷入对未来的各种各样的梦想当中。

大小: 50.56 K
尺寸: 316 x 400
浏览: 4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我的妈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人物:母亲和我。以下是母亲的口述。

我第一次看见汉人,可能是1952年。那是准备修路的汉人,拿着旗帜,吹着口哨,带着各种仪器。大人们都叫他们是“加米色波”,意思是黄汉人,因为他们穿的是黄颜色的军装。那之前就听说过汉人了,说汉人要吃小孩,是魔鬼。所以汉人来了,村里的孩子们又害怕又激动,胆战心惊地偷偷跑去看。通司(翻译)是个藏人,抓住一个男孩子问了句什么,男孩子吓得结结巴巴地...

大小: 33.66 K
尺寸: 301 x 400
浏览: 6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关于“燃灯节”的禁令

每年藏历10月25日,是西藏的“燃灯节”,藏传佛教格鲁派宗师宗喀巴于587年前的这天圆寂,为此在全藏各地形成了以供奉酥油灯为主的纪念仪式。

大小: 83.8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2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飞啊飞

 如果我是那只飞翔的鸟儿……

大小: 68.48 K
尺寸: 303 x 400
浏览: 3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阅读全文

Records:428«6789101112131415